20150617a1

凭借漏税酒变超级大亨

获林冠英私授建设“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的30%工程,靠卖漏税酒发迹的尤瑞庆身家一夜暴增,挤身超级大亨之列!

在308大选之前,别说槟城人,甚至连其家乡大山脚,也没有几个人听过“尤瑞庆”这个名字,大家最多只知道其父亲尤忠滬,知道他们一家是靠卖漏税酒发达的。

而随着尤瑞庆进入槟州中华总商会并搭上林冠英的“大金主”陈国平并成为陈国平的干儿子后,在陈国平搭线下,尤瑞庆很快的就靠到林冠英身边,一再获林冠英私下授予州政府的大工程,进而冲出大山脚,晋身槟城超级大财主之列。

在林冠英的特别关照下,尤瑞庆先是获得州政府耗资2000万令吉的修复、提升及管理旧关仔角康华丽堡工程,从州政府那儿赚到第一桶金。

林冠英是以每个月3万令吉的租金,将逾200年历史的康华丽堡廉价租给尤瑞庆长达35年,而尤瑞庆每个月从康华丽堡偌大的停车场(可停放数百辆车子)、康华丽堡的入门票(他在2014年接手时只收2令吉,一年后竟把入门票暴涨至20令吉)、旁边的小贩中心档格租金,以及将在堡内建商业单位中收取到的租金,远远越过3万令吉。

接着,尤瑞庆的公司EWEIN(Ewein,7249,主板工业产品股)又在林冠英暗中安排下,获得更大桶金(应该说是一座金矿才正确)--价值13亿令吉的“兩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即建设三道大道(从丹绒武雅至直落巴巷、亚依谈新镇及敦林苍佑大道、关仔角及敦林苍佑大道),以及槟城海底隧道的30%工程!

当一传出获得13亿令吉的工程后,尤瑞庆的EWEIN股价当天马上飚升,一度突破1令吉水平,成交量达529萬6100股,令尤瑞庆的金又多几桶。

而为报答林冠英的送大财,尤瑞庆过后就委任与林冠英公开抱成一团的巫统籍旅游部长纳兹里的亲信,“光头拿督”再鲁阿末担任其EWEIN独资子公司--EWEIN置地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

说到纳兹里,这里且打岔谈谈他与林冠英当众抱成一团的逸事。

纳兹里去年在巫统大会上因不堪巫统党员责问他,为何与林冠英这么亲热时,爆出内幕:原来当时是林冠英主动“投怀送抱”的。

纳兹里说,当他在台上致词完毕后,林冠英突然走上台抱着他,而碍于当时台下有近一千人看着,在礼貌上,他不好意思将贵为首席部长的林冠英推开,只好与对方抱成一团。

说回纳兹里的亲信“光头拿督”再鲁阿末。

此人也是获得林冠英授予价值63亿令吉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的最大公司K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的主席。

对于“光头拿督”再鲁阿末大方的将“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的30%工程交给尤瑞庆,而尤瑞庆投桃报李的委任“光头拿督”再鲁阿末为其Ewein 置地私人有限公司董事一事,林冠英受到记者追问时推得一干二净的说,K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要与谁合作都与州政府无关。

但请问,如果不是林冠英暗中撮合,完全没有建路造桥经验,一向只窝在大山脚卖漏税酒,与旅游部长纳兹里不相熟悉的尤瑞庆,如何能能从纳兹里亲信“光头拿督”的Konsortium Zenith BUCG 私人有限公司手中,取得此计划中价值高达13亿令吉的30%建筑工程?

而尤瑞庆委任“光头拿督”为其Ewein 置地私人有限公司董事,根本就是回报对方的赠送13亿令吉工程,这难道不是把州政府的工程当成私人礼物,进行台底下的黑暗交易吗,颁授此工程的林冠英岂可置身事外?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获得13亿令吉的工程,尤瑞庆还可从槟州政府给予K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价值3亿500万令吉,位于斯里丹绒槟榔两块总占地9.42依格黄金地,以及斯里丹绒槟榔镇另一块价值约1亿3500万令吉的土地,作为研究兴建海底隧道以及三条道路的可行性费用。

这就是说,尤瑞庆负责的30%工程还没动工,就可先从该地段中先赚取一桶又一桶的金!

在斯里丹绒槟榔镇的3.67英亩(第702地段),尤瑞庆的公司EWEIN准备兴建2栋40楼高的客房公寓(Service Appartment),该房屋计划共有572单位。

这意味著该房屋发展的密集度为每英亩156单位,远超过州政府制定客房公寓的密集度。可是林冠英却还是批准尤瑞庆这么做,即使当地居民已一再反对、即使根据2005年至2020年地方大蓝图草图,斯里丹绒槟榔区是被列为永久住宅区,而第702地段更是被列为教育机构地段。

更甚的是,万一海底隧道最后建不成(特别是因环境评估报告不获通过),尤瑞庆与“光头拿督”都可毫无任何损伤的全身而退,且还是抬着一桶又一桶的金而退,因为槟州政府已在州立法议会上声明 ,即便研究显示这两项计划都不可行,也不可向K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索回这三块土地。

获得林冠英如此眷顾,尤瑞庆在下届大选时敢不知恩图报?不扮提款卡,令由林冠英在他身上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