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7a1

视市议会条例如无物,摧毁受保护古迹

槟城的建筑业及房屋发展商圈子最近流传这么一句话:如想建筑图测马上获批,并且即使违规也不受对付,只要图测上有“杨翼图”三个字即可。

究竟杨翼图是何许人?

与卖漏税酒发迹的尤瑞庆一样,在505大选之前,杨翼图在槟城建筑界只是无名小卒,寂寂无名,大家最多只知道他是槟城富商方木山的女婿而已。

也与尤瑞庆一样,自从与林冠英的大金主陈国平埋堆后,杨翼图马上飞上枝头,先在2012年的槟州中华总商会改选时被陈国平钦点为商会署理主席,接着再不时被陈国平带上光大28楼“拜神”,结果最后终于成为黄袍加身的建筑师。

成为林冠英身边的红人之一后,杨翼图当然可以纵横建筑及房地产界了,几凡他经手的建筑图测,交到市政厅都无往不利,可迅速获批,不会受到任何阻挠,而工程即使出现违规情况,市议会也会关一只眼睛,视而不见。

就因为这样,杨翼图就趾高气昂起来,视市政厅的条例如无物,结果不久前就闹出破坏被市政厅列为二级受保护的古迹建筑物事件。

在去年,杨翼图夸夸而谈的说,他的建筑公司East Design Architect有限公司在拆除建于1893年,并于1993年被槟岛市政局列为二级受保护的古迹建筑物,即中路门牌218洋楼后,会采用全马首创的“原地原料重建”的方式修复,他更指这个独创的修复方式将是“未来保存古迹”的典范。

杨翼图当时还洋洋得意的说,其公司这项采用“原地原料重建”修复方式的建築图测在2013年9月17日获得规划准证后,短短三个月即12月3日又获得建筑许可,并在第二年的4月9日获得开工准准,迅速无阻的在各政府部门中一一通过。

不过,很快的,杨翼图首创的“原地原料重建”修复古迹建筑物方式,就被建筑界的内行人以及古迹保育人士嗤之以鼻,被批评得一无是处。

当中包括因维护古迹建筑物及追问”秃头山“与豆蔻村事件而被林冠英入禀法庭起诉、曾获新加坡建筑师学会及建筑材料公司Getz Bros颁予“亚洲新锐建筑奖”的著名建筑师林倬生、槟州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文史古迹专家邱思妮以及市议员林马惠等。

也是非政府组织“市民醒念团”CHANT顾问的林倬生说,中路218古迹建筑物被拆后“原地原料重建”的修复方式根本就是放屁、无稽之谈,他更挑战就此方式与杨翼图辩论。

“市民醒念团”的另一名顾问李元俊则说,他曾就“原地原料重建”的修复方式致电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名官员询问,对方的回应是:“从未听过这种修复方式。”。

而槟城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更不客气的表示:“所谓原地原料重建的修复方式,不是叫保护古迹,而是破坏古迹!”

她指出,拆了又重建的保护古迹建筑法是不能被接受的,而且也不符合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的条例。

面对各方的围攻,杨翼图在词穷并招架乏力下,就把球踢给理大教授嘉法,指这是对方建议以这种方式修复该古迹建筑物的,他只是依从。

楊翼图更推卸责任的说,其实他只是此计划的一分子,因为此计划还有涉及土木工程、机械工程等方面,不应只针对他一人。

众知,建筑师是整个建筑工程的灵魂人物,楊翼图在出事后竟拉其他人下水,怎不令人不齿于他的行止?

更甚的是,文史古迹专家邱思妮还揭发,原来市议会当初给楊翼图的批准信中是阐明修复与修改(Pemuliharaan dan Pindaan),而不是拆除(Pencerobohan),可是他却视市议会的这个指示如无物,硬生生的将具历史价值的百年建筑物屋夷平。

不只著名建筑师及古迹保育人士,连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行政议员和市议员林马惠等也一样不认同楊翼图的这个“原地料重建”修复古迹建筑物方式,曹观友更率领各传媒到楊翼图拆除中路218古迹建筑物后,收藏该建筑物原建材的地点,让各报记者见识见识楊翼图如何蹋糟这批原建材。

曹观友更故意在事先暗中通过第三者向古迹保育人士泄露他将在何时何日巡视收藏中路218古迹建筑物原建材的地点,结果当他率领各报记者参观离中路数公里遥的原建材收藏处时,文史古迹专家邱思妮及林马惠就出现踩场,责问当时代表杨翼图接待曹观友的其建筑公司的建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