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记者 梁宇媚
2015-05-12
檳城中文媒體朋友或讀者最近不懂有沒發現,曾經揚言如抗議高樓發展失敗或被逼以裸跑或禁食抗議來達到民主鬥爭的火箭州議員鄭雨週最近召開的多場新聞發佈會好像都少了一家本地中文報代表的採訪?相信媒體朋友大家心裡有數,只是不便“多嘴”。

當然,報館有絕對的權力是否採訪某個記者會、活動或人物,甚至於有權杯葛某某人;每家報社至今其實都有杯葛一、兩個人物,不過,杯葛如此落力為民請願的民選議員還真是史無前例。

可是,檳報界最近的確盛傳鄭雨週被杯葛了,起初還以為是被發展商杯葛,後來驚覺是被檳城道地的某家報社杯葛,令人咋舌。無可否認,鄭雨週是發展商的眼中釘,這也是房地產業公開的秘密,否則他也不會因“禿頭山事件”被某發展商起訴。

雖然此次不是被發展商公開杯葛,但卻被某報社杯葛採訪,而追根究底後,還是脫離不了和發展商結下的惡緣(徹底反對高密度發展和發展商結怨)。當一家報館的董事會以發展商居多時,而鄭雨週又是那種專門和忽略人民利益的一些發展商作對的人民代議士時,試問他被杯葛的機率有多高?

對抗不合理高密度發展

鄭雨週反對高樓發展計劃不是新鮮課題,身為民選議員,他一路走來都是站在居民立場對抗不合理的高密度發展計劃。即使308政治海嘯前,他已深入民間默默走動,尤其深入探討環境污染問題,再通過新聞發佈會提供媒體他所採集的圖片與資料。

鄭雨週走的政治路線,過去8年的確讓一些人對他又愛又恨;連續兩屆成功蟬聯,除了黨給機會,最重要是受到選民的愛戴,而他的仗義執言卻是一些黨領袖和發展商的眼中釘。

檳州執政黨之一火箭州議員鄭雨週是自上個月極力公開反對選區內的高樓(51層)發展計劃,結果州與地方政府還是沒有反應,他心灰意冷之餘還不放棄,反而抱著一線希望兼“挑戰”當局難道真要他裸跑或禁食抗議。豈料,某家報社“反應”還大過政府當局。

如果這位“真正做工”的人民代議士真的被某家報社杯葛了,再如果該家報社讀者知道真相,相信也會基於人民利益至上,杯葛回那家報館,以示聲援鄭雨週,還他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