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食得禾米多”,一再包庇非法工厂的林冠英“头马”彭文宝,终于被反贪污委员会扣捕了!

说起彭文宝,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除了林冠英之外,槟州行政议员中最富有的。在2013年公布财产时,彭文宝的身家就已超过1000万了,而在包庇多家非法工厂下,现在的身家就算没1亿,也有半亿了吧!

不过,彭文宝的身家这么厚,并不是因为他很会赚钱,而是靠祖荫的。

彭家的祖业是开印刷厂,而彭文宝的父亲彭如德在1956年出任槟州行政议员时,很多政府的印刷品都是交给彭家的印刷厂印制的。

但彭如德并不是行动党党员,他是马华党员,所以彭文宝是吃马华的奶长大的,可是却反骨的加入行动党,与马华为敌。

由于彭文宝富可敌国,且又是极资深的行动党领袖,所以林冠英在308初来报到时对他很有戒心,只委他掌管整个槟州行政议会中,职权最低的卫生、福利及爱心社会委员会,而在505大选过后,林冠英也只稍升他一级,掌管环境、福利及爱心社会委员会。

不过,彭文宝毕竟是老江湖了,他知道林冠英对他有所顾忌,就向林冠英展示他的忠心,第一个动作就是炒掉自己的特别助理,也就是槟社青团前秘书黎汉明,因为这个“二郎神”整天跟林冠英作对。幸好黎汉明过后获得曹观友收留,才不至于失业。

接着,在林冠英低价买没有游泳池的“林宫”事件刚爆发时,彭文宝第一个冲出来替林冠英挡子弹—-指“林宫”的原主人彭小姐是他的堂妹。结果林冠英从此消除对彭文宝的戒心,把他当成心腹。

不过,《槟城头条》当时踢爆彭文宝说谎,因为彭文宝父亲彭如德只有姐妹,没有兄弟,彭文宝何来堂妹?况且彭文宝的姓英文是PHEE,而彭小姐的姓英文是PHANG,如果是同一祖父的,怎会一个PHEE,一个PHANG?那岂不是PEE PEE PHANG PHANG?

说回彭文宝包庇非法操作10年的大山脚双溪里武炭末窑,其实,这已不是彭文宝第一次这么做了。

他之前也包庇过放毒气的武吉敏惹峇东尾一间非法操作的电镀工厂。

虽然当地居民们一再向有关当局,包括威省市政局及槟州环境局投诉,但因为此毒厂有彭文宝“罩住”,威省市政局和槟州环境局都不敢对付这间毒厂,彭文宝甚至还指使市议会执法人员对付向民政党投诉该厂的人呢!

《槟城头条》当时查出,获彭文宝包庇的这间毒厂,其股东OOI ENG CHOO律师就是林冠英的邻居。

OOI ENG CHOO住在只隔“林宫”5 间屋子,而有关毒厂是他有股份的RUSPERT ECO COATING 科技公司开的。江湖传说,Ooi Eng Choo非但是林冠英的邻居,更在林冠英买“林宫”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

最令受毒气危害的居民火滚的是,虽然他们开了多场记者会,并邀请行动党的该区国会议员沈志强前来,可是沈志强却睬也不睬。而当离受害居民住处约一公里的一个马来甘榜面对逼迁时,沈志强和林冠英却风风火火的赶到,沈志强还向马来居民们说:“kamu bukan anak yatim,kamu ada Cm Lim,dan kerajaan pinang”(你们不是孤儿,你们有林首长以及槟州政府)。

彭文宝还有一单包庇罪犯的事件:包庇殴打记者的槟州政府志愿巡逻队PPS的队员。

一名有黑社会背景的PPS队员林亚财,在5年前阻止《光明日报》记者拍跳楼案死者相片时,非但殴打该记者、摔破记者的相机及抢走其记忆卡,还嚣张的指自己是“CM 的人”。

林亚财过后虽被法庭重惩,罚款3000令吉,可是以彭文宝为首的州政府听证会小组却对他施予轻判,只冻结其队员籍3个月。这项裁决引起槟州记者协会不满而上诉,槟州行政议会最后只好宣布,开除林亚财的PPS队员籍,并指林亚财从此不能再加入任何一个PPS。

可是在1年后,林亚财却悄悄重披PPS的制服,在加巴星的葬礼上亮相。

而在受到媒体质问时,彭文宝说,他是出于爱心,重新接受林亚财归队。

据了解,州行政议会并没召开会议以收回开除林亚财的指令,所以是彭文宝徇私枉法,藐视行政议会的决定,包庇林亚财,让他继续成为林冠英的个人护卫队。

说到PPS,这里还有一个故事。

话说2年前当警方因PPS是非法组织,而扣留身为PPS主席的彭文宝时,彭文宝向警方表示,他有高血压,不能在扣留室过夜。而警方告诉彭文宝,如果他要保释外出,就必须叫另一个人来代替他在扣留室过一夜。

而大家知道彭文宝怎样做吗?

他马上打电话给行动党诗里德里玛区州议员雷尔,说警方让他保释了,叫雷尔过来警局替他处理保释手续。雷尔不知情下就赶去警局,结果雷尔被扣留了,彭文宝则马上获释。

雷尔过后讲起彭文宝就妈声四起。

彭文宝不知是不是老糊涂了,他一次因包庇非法炭末窑而被反贪会上办公室调查后,竟又找雷尔陪他到反贪会办公室助查。也不知是反贪会有确凿证据在手,还是雷尔故意TUA他,彭文宝进去不久就被反贪会扣留了,恐怕须在反贪会的扣留室内渡过漫长的一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