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因包庇威中双溪里武非法炭末窑而被反贪污委员会扣留事件,证明了一件事:槟州公正党的男议员都不如该党的女议员!

林冠英这些年来怎样欺负公正党的槟州议员,全槟城人都看在眼里,连敌对政党民政党也看不过眼,而发动JJPKR(解救公正党)运动,可是公正党的议员,特别是男议员个个都好像没“懶趴”那样,逆来顺受,完全不敢反抗。

比如贵为槟州立法议会议长的公正党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刘子健,其实他不是没“懶趴”,而是他的“懶趴”给林冠英揸住。

刘子健在林冠英面前扮鹌鹑,除了因为他之前受委调查采石厂贿赂案时,被人发现竟然陪同受他调查的采石厂老板进出澳门赌场之外,另一个原因是刘子健有很多“功在社会”的好朋友,如果不P林冠英的LP,他的这些好朋友就不能封拿督了。

公正党武吉丁雅区州议员王敬文呢,就有时有“懶趴”,有时没“懶趴”。

对于林冠英故意在其选区建外劳村,王敬文就很有“懶趴”的与当地居民站在一起抗议,叫林冠英把外劳村搬迁他地方。可是当他推荐的柔府村社委会主席詹德荣因反对外劳村而被林冠英砍头时,王敬文的“懶趴”马上缩进去了,一句话也不敢说。

还有,身为公正党在槟州议会党鞭的王敬文,曾经很有“懶趴”的率领另4名同僚对巫统议员的反对填海动议放弃投票,可是当林冠英撤除他在官联机构,即投资槟城和槟州发展机构子公司Island Golf Properties Bhd的董事职时,王敬文的“懶趴”又缩进去,哎都不敢哎。

而公正党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呢,也一样有时有“懶趴”,有时没“懶趴”。

跟除了很有“懶趴”的对巫统议员的反对填海动议放弃投票之外,他过后还在面子书上载一则改编自电影主题曲《一样的月光》词曲的《不一样的月光》,嘲讽林冠英已不再 C~A~T”、霸权、独裁。

可是当林冠英撤除他的升旗山机构董事职时,谢嘉平的“懶趴”却不见了,连抗议也不敢。

至于峇都茅区州议员阿都马烈,对林冠英是敬若神明,林冠英叫他站,他绝对不敢坐,所以政界都笑他应该换名,叫阿都马烈林。

既然是阿都马烈林,当然是见到林冠英就不见“懶趴”啦!

最可怜的是贵为第一副首席部长的莫哈末拉昔,他因为在党内没什么势力,只因为阿都马烈林是嘛嘛,他才有机会坐进光大52楼的第一副首长办公室,结果就被林冠英欺负到死死的。

当林冠英革除王敬文和谢嘉平的官联机构董事职时,莫哈末拉昔不敢阻止,连公正党本南地区州议员诺丽拉的选区拨款被林冠英冻结时,他这个第一副首长也爱莫能助。

至于另几名男议员如李凯伦,阿菲夫、再也巴兰及马达沙菲这些“二打六”,就算有“懶趴”,也是软趴趴的,不提也罢!

反观惟一的公正党议员诺丽拉就比她的男同僚们强得多了!

林冠英扣押她的选区拨款,她敢敢在面子书上对林冠英呛声。

彭文宝包庇双溪里武非法炭末窑,她就到一状告到反贪会总部,让彭文宝到反贪会里吃咖哩饭,然后还在面子书上感谢反贪会。

被林冠英霸凌,公正党的槟州9名男议员个个即不敢怒也不敢言,却要靠一个多次在州议会上哭到唏哩巴拉的弱质女议员维护党的尊严,大家说,可笑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