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被林冠英列入黑名单,逾百华团派代表出席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办的“名英祠千人团结宴”!

虽然林冠英派人向槟州各华团作出警告,别出席宗联委于8月11日晚上办的“名英祠千人团结宴”,否则以后有事别找槟州政府及行动党议员,可是还是有逾百个华团不受威胁,毅然出席团结宴,支持受林冠英打压的宗联委。

出席的姓氏宗祠,包括周氏岐山堂、北马厚美张氏同乡会、张氏清河堂、南阳堂叶氏宗祠、三省堂曾公司、烈山五姓、马来西亚吕氏公会,孙氏公会、江夏堂黄公司,北马谢氏宗祠、辛柯蔡宗祠、福商公会、槟州华人大会堂、林氏溪东公会、林氏忠孝堂、北马符氏宗祠、王氏一心社、北马六桂堂、马来西亚苏许连颜谭巫宗祠、苏连宗祠、马来西亚苏许连宗祠、郭氏汾阳堂、北马颜氏公会、三民校友会、冯氏始平堂、尤氏卿田堂、陈氏宗义社、北马方氏河南堂、槟城雷方邝宗祠、梁氏家庙、黄氏坊前诗峰社、马来西亚洪氏炖煌堂、槟城海南陈氏宗祠、吴氏宗祠延陵堂、槟榔屿郑氏荥阳堂、涂氏宗亲会、梁氏宗祠(梅镜堂)、槟城帝胡公司、傅氏宗祠、徐余涂佘同宗会、槟城彭氏联宗会、甄氏宗祠、威省马氏扶风堂、槟城复光体育会、槟州中元联合会、马来西亚骆氏同宗社、史氏公会、五条路精明社区、槟榔屿贩商联合会、北海江夏堂、威省林氏西河堂、英才文化康乐、乔治市海乾各姓氏桥、麦氏宗祠、槟城李氏宗祠、陈氏潮塘社、威省荥阳堂、姜氏宗亲会等。

当中张氏清河堂、三省堂曾公司、福商公会、槟华堂、陈氏宗义社、北马方氏河南堂及北海江夏堂各买下2桌,而马来西亚骆氏同宗社更买下3桌呢!

虽然各华团都知道“民不与官斗”这5个字,但因为林冠英实在欺华人太甚了,华团今天不站出来,明天就不能站出来了。

其实,林冠英不能怪华团公开挺宗联委,因为在名英祠位于爱情巷50号产业事件上,林冠英是做得太过分了!

林冠英之前是叫他的接班人曹观友跟宗联委洽谈接收爱情巷产业的事项,而曹观友当时已跟宗联委谈好,先让州政府充公这栋拖欠门牌税及地税的产业,过后再由州政府转让给宗联委。

而在让宗联委接收爱情巷产业的手续进行到七七八八,只等林冠英签名即可时,因宗联委公开向黄伟益追讨拖欠了超过一年的2016年新春庙会7万6000令吉拨款,结果惹怒林冠英,他不愿签名了。

而在传出州政府已准备偷偷卖掉这个产业后,林冠英才不得不说 ,准备以一令吉的象征式收费,将这个产业转给宗联委,但宗联会须LAW BY LAW ,除了须付清地税与门牌税欠款,还得通过法律程序证明有权接收该产业。

爱情巷50号产业是槟城华人的,宗联委是堂堂正正,由槟州各姓氏华人会馆联合组成的,绝对可名正言顺的接收这个产业,林冠英为什么一再为难宗联委,不把华人的产业归还给华团?

最可恶的还是这起风波的罪魁祸首黄伟益。

他在宗联委811千人宴前放出假风声,指这个晚宴其实是宗联会主席张威如出钱搞的,出席的华团都不必付钱买宴券,他还说,张威如强迫所有华团都 必须出席。

而在眼见没有任何华团理他乱吠后,黄伟益又在面子书贴文,以假医生萧源盛来影射张威如。

黄伟益这么写:“以前花了50令吉买了这本书,给这位所谓前线战地医生萧源盛骗了一次,我们今晚还要花费一桌600令吉,再给另外一位所谓美国航空母舰随舰军医骗多一次吗?”

黄伟益好像忘记他曾在7月11日宣布,从此不再追问张威如的医学位文凭,以及发誓指若自己有违背这个停火宣布,他准备随时到名英祠向列祖列宗叩头一百次这回事了。

我们等着违背停火宣布的黄伟益,到名英祠向列祖列宗叩头一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