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明日报》
作者:董格宁
2013年 09月 03日

眼前槟城州政府拨款文创馆这一宗耐人寻味之悬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光华日报》报道前任槟州行政议员王国慧真情告白,显见了她与章锳之间的思维确是不同,结果两人的师徒关系从此“越走越远”了。

既然文创馆当初乃是州政府和民间团体一起联办,话事的槟州青年及体育、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艺术委员会主席章锳何以要说:“政府资源有限,必须把钱用在协助有所需要的人”?

就算本届章锳接手之后,果然不知王国慧过去五年的行政期间,决定拨款“文创馆”,两个相熟的党同志为何不能一起坐下来,共品名茶,细说从头,何致要借助媒体不断隔空喊话,阿叽阿咗一番?

程序一目了然,过程公开透明。令下拨款,要不是经过委员会开会讨论,王国慧岂敢自作主张私下批准?而且,按照政府的既定规章,这一切尚需行政议会批准,知会槟州首长林冠英。

何况,章锳当年也是妇女发展事务委员会的一份子,尽管她不是常客,仅仅偶尔出席议会。或许这样,她一时忘记了文创馆的演绎;但是,白纸黑字的会议记录写得清清楚楚,章锳何不求而证之,才来开口点评?

听到这里,章锳怎么说呢?她自省肇因所在,这么解说:“可能我的口齿不清,造成误会,伤了(王国慧)她的心。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话锋一转,她又说:“我觉得这是沟通的问题,当我们在说,听的人写出来,文字上的诠释不一样。”

回应记者所询,章锳因此剖析,这一次误会产生,也可能是“讲的人”、“写的人”,以及“看的人”,彼此的诠释不同,乃致间中出现落差。虽然如此,她笑言自己已经“练到刀枪不入”。

评估了两个可能,那么,关键是在哪里?如果因为口齿不清,佶屈聱牙,过在章锳。翻过来说,倘如沟通失调,听者有心,罪在王国慧。这么一说,可见章锳练就的那一套太极,功力出神入化。你听,章锳可是神功护体,刀枪不入呢!

说是这般,人世之间,到底谁能刀枪不入?清末的义和团正是因为迷信妖术,借助诵咒焚符,以肉身抵挡枪林弹雨;结果,洋人的真枪实弹射到城下,大清王朝的江山从此割到屁滚尿留!

是的,口齿不清不是要害,言者无心也不是;然则,一旦坚信自己的所言和所行,刀枪不入之,那么,章锳怎么可以从中认真汲取教训和启示,从而纠正行政的失误?

拨款文创馆,当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308执政以来,505大赢之后,民联的这一个政权,随着民望的高涨,有人也逐步地膨胀,目空一切,自以为是,几乎得意忘形了。

从议会(误信法律顾问之言)不设口头问答环节,促销“我的乌巴”的党政不分,到禁映《王者之风》公函的朝令夕改;点点滴滴,衬托的都是这种的形态?

章锳现在公开自诩本身的刀枪不入,不也是这样?她和王国慧的师徒关系“越走越远”说来事小,如此想法和民意的距离也一日千里,恐怕还是民联未来的一大死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