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5a1

代收拾阿LONG,受恩宠处处有工程

在槟城,论目前最火红的房屋发展商,莫过于宏升集团(Ideal Property)。

宏升集团的总执行长黃继梁虽然来自房地产发展商家族,但在505之前,大家最多只知道峇央峇鲁的Krystal Point商业大厦是由其家族所拥,至于黄继梁这个名字,当时大家还是很陌生。

而在505大选后,黄继梁已是槟城房地产界的风云人物,风头极健。槟岛西南部与北部多个地区,即丹绒道光、双溪赖、浮罗山背,新港及峇六拜都有其房屋计划。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是,黄继梁的房屋发展计划大部分是建在政府地,除了联邦政府,民联槟州政府也乐于献地跟他合作。

黄继梁冒起的代表作,应该是与Tunas Muda Sungai Ara Berhad 合作,在西南区一带大兴土木时,兴建恒毅中学西南区分校。

Tunas Muda Sungai Ara Berhad 是当年由巫统新港分部领袖成立的,而该公司目前的主席更是巫统峇都茅区前州议员曼梳慕沙。从这里可看出,黄继梁与巫统地方上的基层领袖关系是何等密切。

据所知,黄继梁也与由联邦政府控制的城市发展机构(UDA)关系极密切,该机构在槟城的土地,几乎全指定交给黄继梁发展。

与巫统地方基层领袖有联连的发展商,照说是会受到民联槟州政府列入黑名单而受到排斥的,偏偏黄继梁却获林冠英的特别关照,林冠英不久前就把槟州政府的木蔻山交给黄继梁发展。

黄继梁是准备在木蔻山建主题公园以及1000间高级豪华公寓的大型计划。

据了解,林冠英为了协助黄继梁完成这项大计,非但不让这个被誉为槟城最后一个未开发的处女岛列为森林保护区,且还将槟州发展机构在木蔻山的所有股权卖给与黄继梁关系极密切的城市发展机构,好让黄继梁可放手的在木蔻山建其王国。

为何与巫统官中央高层及地方基层领袖关系极密切的黄继梁,会获得林冠英这样关照呢?

据本网站探悉,林冠英这样做除了是想利用黄继梁充当自己与巫统中央高层以及地方基层领袖之间的桥梁,以便来日可率行动党加入国阵,取代民政马华在国阵的地位之外,另一个原因是要借黄继梁的手干掉在505大选时跟他过不去的恒毅中学董事会主席骆育明(阿LONG)。

很多“江湖人”都知道,在505大选时,为“一马”到处插“一马”旗的,如不是阿LONG的马仔,就是阿LONG亲自代“一马”向其他堂口老大说项,以安排他们的马仔插的。

更令林冠英恨得牙痒痒的是,阿LONG还是在505大选前夕被林冠英硬砍下马,不获准继续上阵的行动党浮罗池滑区前州议员郭庭恺的舅舅!

郭庭恺在505大选后对林冠英仍怀恨在心,他在面子书上贴文暗示,他被林冠英除名的原因:“上次党选我都有非议,有人要用党资源请客,美其名请工作人员,却限制只有槟州中央代表可以出席,还在大会前请客! (工作人员不可能是代表,因为要算票,再就是通常工作办完才吃) , 党其他领袖没有出声反对就是帮凶,把行动党竞选文化推向腐败的帮凶!”

除外,他还贴上打油诗这样揶揄林冠英:“子骑父做马,父愿子成龙,宠坏!霸王性格,由此而生!”

新仇加旧恨,林冠英当然不会放过阿LONG,于是林冠英就找他的大金主陈国平寻策,商议如何收拾阿LONG。

虽然阿LONG是陈国平的“平”私会党头目,但由于陈国平一向瞧不起阿LONG,认为其文化水准低,所以多年前当阿LONG准备以槟州中华总商署理会长身份,坐上会长宝座时,陈国手就横加阻止,结果两人闹翻,反目成仇。

而陈国平出给林冠英对付阿LONG的主意,就是安排一个人在由阿LONG领导的恒毅中学董事会里“将”住阿LONG。

在槟商会里被陈国平打得永不翻身后,阿LONG还有恒毅中学董事会主席这个平台可以继续对林冠英及民联槟州政府放放冷箭的,所以陈国平就建议林冠英安排一个人在恒毅中学那里“将”住阿LONG,令他动弹不得。

陈国平当时给林冠英推荐以在恒毅中学掣肘阿LONG的人,就是黄继梁了。

由于黄继梁当时正与Tunas Muda Sungai Ara Berhad 合作,以在西南区大兴土木,林冠英就叫黄继梁把当地的一块12英畝被列为只能充当建学校用途的地段,交给恒毅中学建分校,以铺路进入恒毅。

虽然这明明是一块学校保留地,即只能建学校,不能充着其他用途,但林冠英却故意夸大黄继梁的贡献,指黄继梁慷慨的捐献价值5000万令吉的地段给恒毅中学建分校。

结果,黄继梁就以校地捐献者的身份,理所当然的成为恒毅分校建委会副主席,而即是校地捐献者,又是分校发承建商,且还是建委会副主席,恒毅建分校这项千秋大计,当然全由黄继梁话事,而阿LONG虽是恒毅董事会主席,却在建分校事务上被边缘化。

黄继梁在奉林冠英的旨意掌恒毅分校建校大权后,处处掣肘阿LONG,如在图测申请的进展方面,一直不让阿LONG 掌握实况,黄继梁每次在恒毅董事部会议上汇报图测申请的进展时,总是以“好了、没事了” 来敷衍搪塞,造成阿LONG在不了解实况下,召开记者会指责州政府在土地转让程序上拖延,结果被林冠英痛痛的反击:“习惯无法无天,所以不要依据土地法典行事。”

除外,黄继梁更在召开记者会,宣布恒毅分校行政楼动工的前一天,才通过手机短讯通知阿LONG,结果阿LONG就负气不出席第二天的记者会,甚至连动工当天,身为董事会主席的他也缺席。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林冠英重用黄继梁,除了是教训阿LONG之外,最重要的还是,林冠英是要黄继梁成为他下届大选时的“提款卡”。

而这一年来受尽关照恩宠,钱赚得如猪笼入水的黄继梁,在来届大选时敢于不学上述四大金主般,孝敬林冠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