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5a2

罗兴亚难民呼天抢地,罗兴强儿子花天酒地炫富

正当被缅甸政府逼害而投奔怒海的罗兴亚难民在海上漂流或集体埋尸在荒野之际,行动党槟州行政议员罗兴强的公子,却在吉隆坡一家高级夜店开100瓶香槟庆祝生日!

虽然罗兴强强辩说,这100瓶香槟不一定是他儿子一个人开的,可能是他儿子与朋友一起开的,但知道罗兴强儿子近况的人都知道,罗公子绝对有能力独个儿开100瓶香槟。

行动党内部消息向《槟城头条》透露,罗公子以前是捞偏门的,包括与地下字票厂打工,收入不是很高。

而在他老子飞上枝头,当了行政议员后,在老子穿针引线及搭路下,罗公子现在已是一名腰纩缠万贯的小开,一晚开100瓶香槟对罗公子来说,根本只是小儿科。

罗公子目前是一家节目策划公司的老板,而他的节目策划公司的客户,几乎全是从槟州政府旅游发展局,也就是他老子罗兴强负责掌管的部门那儿引过来的。

每有本地、外州或外国官方机构或私人公司准备组大团来槟城旅游,而与槟州旅游发展局接洽时,罗兴强就会把这个“好康头”打给他儿子,让其他儿子负责安排这些大旅行团在槟城行程。

能找上槟州旅游发展局的,当然都是大机构大企业,他们一团人来槟,没有几千也有数百人,所以专从槟州旅游发展局那个包到这些大旅行团的罗公子,岂能不发达?

令行动党一些党员不满的是,罗公子非但包揽这些大旅行团,还把这些大旅行团引到他们罗氏父子有份,专售卖槟城某著名冷饮的店消费。即是说,肉吃了,骨也吞,不留点渣给其他人吃。

消息透露,罗兴强父子这么猖狂,相信是因为罗兴强知道,虽然自己在行动党内是属于林冠英派系,但因为本身的能力欠佳,加上没有基层,官运已快到了尽头,来届大选过后就须告老还乡,所以就豁出去,现在先与儿子大捞一番,以便解甲后有田有地可养老。

就因为这样,罗兴强根本不理会其他人的眼光,肆无忌惮的为儿子的公司拉客,比如在去年年尾的迎新送旧倒数活动,他就公然的营私。

当时,槟州政府有在旧关仔角办迎新送旧倒数活动,而身为掌管槟州旅游委员会的行政议员,罗兴强是必须到场的,可是他当晚却竟然没亮相。

知道他当晚在那里吗?

他是在卡巴星道那儿,由私人机构主办的另一场迎新送旧倒数活动,而负责策划这项倒数活动的公司,就是其公子的节目策划公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