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嘲邓章耀,暗讽林吉祥林冠英父子,黄伟益一箭三雕!

对于因一再惹祸而被林冠英遗弃,目前如丧家之犬的黄伟益,挑战槟民政党主席邓章耀“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来届大选回到自己原有的巴当哥打选区上阵一事,很多人都认为黄伟益代槟州行动党主席,也就是巴当哥打区州议员曹观友向邓章耀下战书,是要借刀杀人,协助林氏父子除掉曹观友,以便当林冠英贪污罪成入狱后,不能跟林冠英的老子林吉祥争槟首长。

不过,根据老火箭向《槟城头条》分析,虽然黄伟益确实有这个心计,但他还有一层用意,就是偷偷踩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一脚。

老火箭说,黄伟益自问在308大选后出任林冠英的政治秘书时,有做好身为林冠英看门狗的本份,只要有人得罪林冠英,他第一个冲出去又吠又咬。可是林冠英却嫌黄伟益的形象极差,不是扮市政厅执法人员去扫五条路嘛嘛档的桌椅煤气桶,就是扮移民局执法员扣住外劳的准证,再不然就是拒付商场停车场的泊车费,还粗暴的与停车场管理员及警员骂架,还有就是在光顾一家咖啡馆后非但拒付服务费,更使用马克笔在咖啡馆贴在墙壁上的“收取服務费通知”上划上一个“X”,恶行简直罄竹难书。

黄伟益刚刚还闹了一个笑话:跑去马华的面子书指该党将于8月27日主办的“与马青法律局主任吴健南对话会”文宣上的英文字DIALOG写错,应该是DIALOGUE,结果给人喷了一脸屎,笑他是井底之蛙,因为DIALOG是美式的简写,哪里有错?

不过,黄伟益的致命伤还是得罪林冠英的“红卫兵”张燕芬,结果林冠英最后革除他的首长政治秘书职。

首长政治秘书的薪酬近10千,又有一辆官车坐、还有一名司机载送,但却被林冠英拿走,再忠心的狗也会咆哮啦!

所以当邓章耀毅然接受林吉祥的挑战,表明准备在行动党最强的选区等林吉祥时,黄伟益马上跑出来叫邓章耀“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老火箭说,很多人都不知道,黄伟益这句“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其实不只是对邓章耀说,也是在暗酸林吉祥。

可能很多人不知,林吉祥这一生共败选四次。

林吉祥第一次的败选是在1968年。他当年首次披行动党战袍上阵雪兰莪沙登州议席补选,结果败给马华候选人。

1995年,当林吉祥竞选丹绒武雅州议席时,败给民政党的许子根。

1999年更惨,林吉祥在升旗山国席败给民政党的谢宽泰,并在植物园州席输给民政党的丁福南。

林吉祥在1968年沙登州议席败选后,在1969年全国大选时并没有“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重新回到沙登州席上阵,他是跑到马六甲竞选马六甲市区国席。

同样的,在1995年竞选丹绒武雅州议席败选后,在1999年的大选时,林吉祥也没有“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回到丹绒武雅州席一洗前辱,他那时是跑到升旗山国会选区及植物园州选区竞选,结果两仗皆墨。

而在2004年大选,林吉祥又再没有“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他没返回升旗山国席及植物园州席再跟谢宽泰和丁福南拼过,却跑到霹雳州竞选怡保东区国席。

最近有人就绘了一个林吉祥的“逃亡之旅”,他从1968年的补选起到2013年的全国大选,一直不停的换选区,从A跳到B,再从B跳到C,目前已跳到L了。

除了借邓章耀暗讽林吉祥,黄伟益也暗损林冠英不敢“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林冠英与其妻子周玉清在2005年参加马六甲行动党州委选举时,林冠英竟然只得27票,而周玉清则获得33票,两人在17人竞选的15个州委中皆落选,就算最后一名中选者的得票也有71票,是林冠英的得票2倍以上!

林冠英是秘书长,周玉清当时更是马六甲妇女组主席、州议员兼州议会党鞭,两夫妇的得票加起来竟然不如最后一名中选者的得票,你说,输得有多难看!

可是林冠英过后却没有从马六甲跌倒,就从马六甲爬起来,他过后逃到槟城,并抢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的江山。

所谓翻转就系猪屎,黄伟益自问对林冠英忠心耿耿,可是林冠英却把他当用完即弃的一次性用具,他这个莽汉当然很“肚懒”,但黄伟益毕竟只是敢怒不敢言,所以只能做些小动作,在嘲讽邓章耀时也偷偷嘲讽林吉祥与林冠英父子“这里跌倒,却在那里爬起”,以泄被遗弃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