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文秀外孙又再当林冠英的刽子手,这回是向“风水婆”郭素沁的前助理陈志聪挥刀!

因获林冠英私授460亿令吉工程,即槟州交通大蓝图计划,而成为林冠英金主的槟城已故首富骆文秀的外孙林建成,非但一直任由林冠英插手其外祖父的《光华日报》编务,最近更在林冠英授意下,指示《光华日报》起诉智能与社会关怀协会的监督权与华裔事务局主任陈志聪。

陈志聪是行动党前党员,也就是那个指林冠英的“林宫”风水不好,所以原屋主彭小姐才会卖大包,将市价600万的没有游泳池洋楼,只以280万卖给林冠英的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的前义务助理。

陈志聪过去曾多次揭发郭素沁滥权贪污恶行,包括:(1)陈志聪在任郭素沁助理期间,曾代表郭素沁前往沙巴接领商家捐助春晖单亲组织的1万令吉,但其中一半的捐款却被郭素沁拿去充行动党基金,(2)郭素沁滥权挪用党公款高达53万5000令吉,(3)郭素沁在大选期间筹得的40万令吉款项下落不明,(4)郭素沁没有开会就擅自在支部银行户头支出2万3000令吉,(5)郭素沁在大选时推出的8000只个人形象公仔,所赚到的11万2000令吉没有存入支部的银行户头。

陈志聪也曾指责郭素沁害死行动党前党员林道兴,因为林道兴非议郭素沁对公共基金和党基金管理不当,而被郭素沁起诉诽谤及索偿1000万令吉,结果林道兴因不堪诉讼压力,以及行动党红豆兵在面子书等社交媒体的霸凌,包括留言说要殺死他、撞死他等,令林道兴饱受精神困拢,结果案件审讯半途就心脏病爆发死亡。

除外,陈志聪也曾指控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的妻子在海外户口存有300万令吉。

由于陈志聪与行动党领袖的牙齿印很深,特别是郭素沁更是恨他入骨,所以,当陈志聪于6月22日召开记者会,引用《槟城头条》的报道,指《光华日报》与《光明日报》在受到林冠英的压力下,“冷处理”金钱游戏集团MBI被调查的新闻时,郭素沁见趁不可失,马上叫林冠英给陈志聪“一铺清袋”。

于是林冠英就“拨个轮”给其金主骆文秀外孙林建成,林建成就指示《光华日报》,找律师对付陈志聪。

值得一提的是,陈志聪在6月22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根本没有提到《光华日报》以及《光明日报》,只是说两有中文报受到林冠英的压力,所以《光明日报》没加理会,一笑置之,反而《光华日报》却对号入座,非但发律师信给陈志聪,且还派律师到布城的社团注册局调查陈志聪的智能与社会关怀协会,并要求注册局以刑事对付陈志聪。

《光华日报》一向跟陈志聪没有过节,为什么要致陈志聪于死地?

一般上,如果有人对我们做出不实的指控,我们只是起诉对方诽谤,可是《光华日报》现在却要求社团注册局援引1996年社团注册法令第9 A (1)(E)条文,以刑事提控陈志聪,要陈志聪坐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与陈志聪势不两立的郭素沁与林冠英在背后搞鬼。

其实,林冠英再怎样掩盖,也不能掩盖他与MBI暗中有勾结,以致《光华日报》冷处理MBI的负面新闻

全世界都知道,林冠英的另一个金主,就是与林建成一起获得槟州交通大蓝图工程的宏升集团老板黄继梁,与MBI的老板张誉发早就同捞同煲了。

宏升集团最近不就被THE STAR 揭发,与MBI 联手在峇六拜武吉阿运展开耗资10亿令吉的Mpire Residences综合性发展计划吗?

既然宏升集团与MBI是10亿令吉的生意伙伴,当MBI位于M MALL的的大本营被国家银行等四个执法机构搜查逾5小时,《光华日报》那里敢拿来做封面头条,只拿“徒手砸玻璃。醉汉失血亡”这个发生在蕉赖的没营养新闻做封面头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