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弱的问一句:当双溪里武社委会秘书杨庆传去年接到非法炭末窑工厂业主发出律师信时,林冠英有说会保护他吗?

是不是非法炭末窑工厂事件现在已闹到红红火火,该工厂业者父子被反贪会扣留而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能再发律师信给杨庆传了,林冠英才马后炮的对杨庆传说:“别怕,有我林冠英首席部长保护你“呀?

当非法炭末窑工厂于2016年10月7日发律师信警告杨庆传,如再发表任何指该工厂导致村民患癌的言论,将对他采取法律行动时,请问林冠英有说会保护他吗?

当双溪里武社委会于去年9月25日呈上18页共179名村民的签名请愿书,并附上13名患癌的村民名单(当中7人已病逝)给林冠英时,请问林冠英有说会保护他们吗?

当槟州在2008年改朝换代后,村民们觉得非法炭末窑厂问题有望获得新政府解决,而通过社委会展开抗议和投诉有关业者时,请问林冠英有说会保护他们吗?

当双溪里武社委会主席陈新利因为一直无法解决非法炭末窑工厂问题,而被村民谩骂和指责,搞到寝食难安时,请问林冠英有说会保护他吗?

是不是现在非法炭末窑工厂不能操作了,业主满身蚁了,不能发律师信了,林冠英才出来扮英雄,马后炮的说会保护社委会?

而社委会主席秘书竟然天真的相信林冠英是可保护他们的英雄,于是昧着良心的说,槟州政府有与社委会站在一起。

林冠英听了当然爽得不得了,于是马上下令红豆兵开工,漏夜绘制“双溪里武村民与槟州政府同在”的图在放上社交媒体自己嗨。

奇怪的是,说与槟州政府站在一起的是社委会主席秘书,双溪里武的村民,特别是197名签名请愿的村民什么时候说与槟州政府同在?

不过,双溪里武村民也不能怪他们的社委会主席秘书U 转,因为有了柔府村社委会前主席詹德荣因为与该村村民一起反对外劳村而被林冠英革职的前车之鉴,社委会主席秘书敢说不与林冠英站在一起吗?

何况林冠英每个月有赏社委会主席秘书700和600令吉的津贴,看钱份上,别说跟林冠英站在一起,叫林冠英做老豆又何妨?

不过,林冠英骗大家不到24小时,就给公正党本南地区州议员诺丽拉狠狠打脸。

诺丽拉说,林冠英其实只选择性解密威省市议会针对非法炭末窑工厂的会议文件,即只公开环境部官员在会议上说,环境部到该工厂视察时发现并无污染环境。其实环境部还有一份调查报告,林冠英却没公开。

林冠英隐藏没公开的这份环境局最新报告,是指这间工厂排出的活性炭已造成空气污染,而业主并没有安装控制器,因此要求威省市议会马上采取行动。

一个隐藏非法炭末窑工厂排出污染空气的活性炭报告的奸官,双溪里武村民没问候他老母都偷笑了,还会跟他同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