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不让进校,林冠英却牵迁怒华校,惩罚华校!

林冠英因为不能进入双溪里武华小移交槟州政府的1万令吉制度化拨款,非但不将这1万令吉支票交给在场的该校董事长,还叫代收支票的该区社委会,向董事长开出要接领支票的条件,以及向社委会交代为何不让他进校。

其实,双溪里武华小董事长在前一天就已告诉槟州华校事务委员会主席章瑛行政议员,是教育局不允许移交拨款仪式在学校进行,而董事长在第二天还特地赶去在该社区一个小礼堂举行的移交拨款仪式,当面向林冠英道歉,并说出是教育部不允许,可是林冠英还是不愿意将写好的一万令吉支票直接交给董事长,而是交给社委会主席,并叫社委会对董事长开出要接收支票的条件。

双溪里武华小是地一间全津学校,就是校地不属于学校董事会的政府学校,教育部不允许移交支票仪式在学校进行,董事长也没办法,林冠英何苦为难董事长呢?

林冠英要鸟教育部,没有人有异议,但他却惩罚双溪里武华小,就令人不能苟同了。

话说回来,外州人可能不知道,林冠英这些年来在移交制度化拨款给华校时,是把各校的董事长全叫到光大来一起领取支票的,从没有亲自送到学校去,而他这次会纡尊降贵的跑到双溪里武华小亲自移交1万令吉拨款,还不是因为他的“头马”彭文宝包庇该村的非法炭末窑工厂,搞到该村数10个村民患癌症,他才去“补镬”?

而林冠英也没有理由不知道,双溪里武华小是一间全津学校,他带领一大批政治人物进入该校,肯定会触及教育部的敏感神经线,而这会令校长及董事长为难。可是他偏偏要去,即使前一天已知道教育部已下令校方不可接待了,他还是故意去,以便有机会上报向全国人民控诉,他如何被国阵管控的教育部欺负。

其实,根据教育部的条规,校外人士,即使是首席部长如果要在学校办活动,是必须事先向州教育局申请的。所谓国有国法,校有校规,不是说你是首席部长就大晒,可以不必事先向州教育局申请,就拉大队进入学校的,而林冠英在送支票到双溪里武华小之前,有没有依据条规向州教育局申请啊!

说到因被教育部欺负而迁怒学校,林冠英之前还有一个,就是行动党籍的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

去年6月,当拉玛沙米受邀出席柏玛当丁宜淡米尔小学的新校舍动土礼时,因为发现该校没有挂上林冠英的肖像,以及仪式上没有请他致词,竟然当场发恶 ,非但马上场离席,连原本要移交给该校的5万令吉拨款也不给了。

拉玛沙米不是不知道,该校不挂林冠英的肖像,以及没致词的苦衷,但他却不体谅校方,还惩罚学校,把5 万令吉的拨款收回。

反观公正党议员就没那么小气了。

公正党籍的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2年前在事先没有照会校方下,率一批人及各报记者巡访公巴养正小学,结果被校长当场下逐客令。

虽然沈志勤对校长的无礼感到遗憾,但他却没有因此而惩罚该校,还是很积极的为养正小学向州政府争取拨款,结果养正小学当年获得30万令吉的拨款,并是获得最高拨款的学校。

从这可看出,林冠英与拉玛沙米这2个高高在上的槟州正副首长,度量还不如公正党的一名小小的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