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拒听希盟号令,不愿与伊斯兰党断交,自我阉割而沦为希盟“小咖”的行动党,挨闷棍不敢谈论。

当希盟主席理事会于8月28日开会议决,不会在来届大选与伊党合作时,公正党与行动党的华裔支持者都欢呼不已,以为终于可以摆脱被华人视为洪水猛兽的伊党了。谁知他们才自嗨5天,希盟的实权领袖安华却从监狱中传话出来说,他的公正党不会听从希盟主席理事会的号令,并会在来届大选继续与伊党合作!

虽然公正党的“反伊”派大将拉菲兹指安华是因为身在牢狱,“资讯有限”,特别是可以到监狱探望安华的只有“联伊”派的西华拉沙、拉蒂花以及苏仁登,而在他们三人误导下,安华才会指示公正党不要遵从希盟主席理事会的决议,但了解安华底细的人都知道,安华根本就不是受“联伊”派误导,安华其实压根儿与伊党是同路人。

有“江湖第一笔”的张木钦先生在其部落格题为《蓝眼月亮未了情》大作中就这么写:

安华当初没有加入伊党而加入巫统,令人大跌眼镜,就好比最佳情侣没有成为眷属。

敦马这个人尽管给林吉祥骂了22年,在推进回教化方面,好像并不很热心,默马里事件敢敢打死那个宗教师令人诧异,而他家妻小都不包头,一如历任首相首相夫人都不包头,包括罗斯玛,而安华一家都包得密实。

行政机构注入回教价值观化,老马把这事交给安华去做,安华是最适合的了,他献出最大努力和热诚,今天人们所感受到的回教化种种,就是拜他所赐。

张木钦先生说得对,安华的蓝眼与月亮其实是天然的盟友,是最佳情侣,华人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安华坐了几年苦牢后,就已放弃他欲建立回教国的梦。

所以说,安华支持“联伊”是不令人惊讶的,而令人惊讶的是,林冠英在知道安华支持“联伊”派后的回应。

对于安华指“联伊”的立场是公正党一贯的路线,林冠英竟然说,这是公正党的“家事”,他不便评论。

公正党现在是公然违抗希盟最高领导层的决议,要与倾向希盟敌手巫统的伊斯兰党合作,林冠英竟讪讪的说,这是公正党的家事。

当纳吉与阿迪阿旺只是同台亮相,都没说要在大选时合作,林冠英怎么却叫马华出来交代?怎么又没说巫统“联伊”是巫统的家事?

其实,看看希盟四党,支持行动党的华裔应该感到悲哀,因为这4个盟党,其中三个都毫不掩饰的承认自己是以马来人或以回教为主,为马来人及回教争取利益是他们的使命,只有惟一不是土著或回教背景的行动党,却窝囊的不敢承认自己会为华人争权益,虽然行动党的议席是希盟四党中最多的。

全人类都知道,行动党是靠华人选票才能生存的,可是现在行动党有毛有翼了,就翻脸不认华人。

之前林冠英接受BBC中文网记者专访时就曾说,如果只是为了华裔的话,他早早就跳去马华公会了。

而最近,林冠英老豆林吉祥因要染指公正党的柔佛州3个国会选区,即地不佬、新山及巴西古当而被公正党领袖呛声时,他竟然说,行动党不是华人政党!

行动党不是华人政党?

行动党为什么在全国大选向华人拜票时,不坦然的告诉华人,行动党不是华人政党?

不过,林冠英却确实做到明明是华人,却一点也不像华人首席部长这一点。

林冠英敢敢给华人神庙及华校的拨款不及回教与宗教学校的一条毛;林冠英也敢敢的拆华人神庙、拆华人餐厅档口;林冠英更敢敢抢华人的传统文化活动、敢敢LUT华人。

所以你们说,林冠英“边一忽”像华人?

林冠英究竟是不是华人,这问题就让他爸爸去问他妈妈,华人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希盟老大公正党死都不跟伊斯兰党断交,并要在大选时继续跟伊党合作,那么华人在大选时如果还“晓晓”的投票给希盟,岂不等于投给要建回教国、以及已声明只有穆斯林才可担任政府要职的伊斯兰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