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5公里长的垄尾米桶山山路不收过路费,算是林冠英送给槟城人的大礼吗?

行动党最近将林冠英日前出席打枪埔区盂兰胜会联欢宴会时高谈米桶山山路的片段做成视频放上社交媒体,并在字幕上一直强调这是一条免收过路费的道路,好像这是林冠英对垄尾区人民的皇恩浩荡。

只有不到5公里长的山路不收过费算什么礼物呢?许子根当年建17.84公里长日落洞大道(现改名为敦林苍佑大道)却没收过路费,这才叫礼物!

说到米桶山山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其实当初计划开辟这条从垄尾直到湖內的另一个交替公路的,并不是林冠英,而是许子根。

在许子根执政时,米桶山山路的工程就已完成了3个阶段,即1.从亚依淡天德园大道的米桶山路至松林公寓(640公尺),2.从松林公寓至日月城公寓(816公尺),3.从日月城公寓至米桶山巷(500公尺)。

而最后阶段,即从米桶山巷至湖内的武吉占姆大道(2.83公里),因为国阵在308大选时失去槟执政权,结果无法继续进行。

这最后的2.83公里,林冠英是拖到2014年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席补选期间,就是他执政6年后才宣布要建,并在2年后的2016年才开始动工。

不过,槟岛市政厅只负责建1.43公里,另1.4公里则是交给林冠英的金主,国云集团负责。

国云不是开善堂的,该集团当然不会白白花钱为垄尾区人民开山辟路,而大家知道林冠英是拿什么跟国云集团交换吗?

林冠英是让国云集团成为拯救垄尾大华高原2A(在米桶山旁)遭搁置的组屋计划的“白武士”,报酬是:国云集团获准在大华高原占地64英亩地段兴建7658单位可负担房屋,每单位建筑面积750平方尺房屋,售价29万5000令吉。

槟州政府定下的可负担房屋单位售价是20万令吉(750平方尺),国云却售价29万5000令吉,即超出9万5000令吉。除外,国云的850方尺的可负担房屋售价也比州政府所定下的售价超出3万1500令吉。这也是说,国云集团总共贵卖了2亿8642万1000令吉。如果以摊还房贷35年来计算,加4.5%的利息,国云集团共狂赚超过5亿令吉!

有5亿入袋,国云当然“义不容辞”的负起建米桶山最后1.4公里长的山路啦!

所以说,垄尾居民是付昂贵的屋价才能换回米桶山山路的,如果还要付过路费,就是没有天理了。

说到让发展商建屋以换取建免付过路费的大道,许子根虽然当年建日落洞大道时也有这么做,不过许子根在合约上有注明,日落洞大道的发展商IJM在日落洞沿海区所兴建的房屋及商业单位中,必须有1500间是价格4万2000令吉的廉价屋,以及4000间价格7万5000令吉的中廉价屋。

当许子根仍在位时,IJM有根据合约建了其中2000间中廉价屋与廉价屋,可是在林冠英于2008年执政槟城后,IJM就没再继续建其余的3500间廉价与中廉价屋,反而倾全力兴建集星级酒店、购物中心、豪华公寓与国际会展中心于一体的The Light。

根据从槟州房屋局传出来的消息,林冠英在执政槟城后不久已下令,豁免IJM继续履行当年的合约,建足5500间廉价与中廉价屋。

为什么林冠英这么善待IJM,不叫该集团继续建尚欠的3500间廉价及中廉价屋?坊间一直有这样的传言,这是因为IJM在行动党购置槟行动党总部大厦时,送上150万令吉的“贺礼”。

说回垄尾。

米桶山山路在建好通车后,交通问题算是解决了,但当地居民还有一个心腹之患未解除。

在刘玉水花园后方的米桶山山坡,当许子根执政时,原本只批准建3层楼(另加3层楼)低密度发展计划,可是林冠英上台后,竟批准发展商改为建1栋41层,以及3栋47层高楼公寓。

垄尾一带每逢大雨时都会传出山崩事件,可是林冠英却无视当地人民的安危,批准发展商在不稳定的山坡建四栋分别41及43层高的公寓。

在今年7月间,槟上诉局在聆审刘玉水花园居民反对这项发展计划时,环境工程师阿兹诺就警告说,米桶山山坡随时会再土崩!

他说,该地段已发生数次土崩,最近一次是在7月14日。

阿兹诺说,7月14日发生的土崩地是有植物的,但也照样发生土崩,何况是没有植物的秃头山坡。

他还指出,当天发生土崩处有40尺高,崩下来的泥土有650吨,如果该土崩处再向南移15尺,就会掩埋刘玉水花园的屋子。

所以,垄尾区的居民别只多了一条道路通往湖内就急着“答谢神恩”,他们应该问一问自称以民为本的林冠英,米桶山山坡的计时炸弹几时才要拆除?毕竟这是关乎他们安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