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外劳村及污染海水,林冠英送给威南人的3大礼物!

作为槟城农牧及海产业重地的威南,原本甚少发生天灾人祸 ,可是最近这几年却祸事连连,不是频传水灾,就是海上箱网养的鱼只大批大批的翻肚,还有就是2个外劳村搞到当地居民忧心忡忡。

先说水灾。9月9日傍晚发生的威南爪夷有史以来最严重水灾,非但水淹4尺,更造成逾100只豬被浸死,以及家私村的3间工厂受灾,并有逾百户人家变水上人家,洪水更在第二天下午都不能消退。

爪夷这场空前大水灾的肇因是什么?

槟城人都知道,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过度发展或治水计划失效引起的。之前槟城几次大水灾时,槟州政府不是赖超级大月亮,就是赖涨潮,不然就是赖雨水量过多。

而这次呢,是赖吉打河的河流暴涨,洪水流向威南所致。

其实,爪夷已不是第一次面对大水灾,在2015年12月15日,爪夷河也氾濫成災,水高3尺,造成槟怡公路道路中断,交通瘫痪。

当时,槟州治水委员会主席曹观友及行动党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向当地灾民承诺,会采取4项治水措施,以令他们摆脱水患恶梦。

可是在近2年的今天,我们不知道4项治水措施是不是已经展开,只看到爪夷的灾情比2015年更严重。

最令灾民火滚的是,从9月9日傍晚淹水,到9月10日下午3时水仍未消退,却不见林冠英、曹观友及孙意志前来爪夷了解灾情及慰问他们。

林冠英去了那里?原来是跑去柔佛出席该州行动党举办的“柔北咖啡店论坛”。

原来对林冠英来说,去柔佛发表政治演说,比爪夷逾百户居民用猪只泡在水中更重要!

而孙意志又那么巧的身在外国,至于曹观友这个槟州治水委员会主席呢,虽然没去柔佛也没在外国,但也不肯到爪夷看一看,只在面子书上贴文,赖吉打河的河水害到爪夷淹水,算是交代了。

其实,威南人民都知道,当地水灾情况越来越严重,主要是州政府治水不力,而州政府为什么治水不力?还不是因为公正党高渊区国会议员曼梳多嘴,形容林冠英是TOKONG,害林冠英在去到那里都给人叫“林神”,结果林冠英就报复曼梳的威南选民。

现在说外劳村。

槟城将建的5个外劳村,其中2个是建在威南的武吉淡汶及华都村。而武吉淡汶及华都村都是公正党刘子健的选区。

不过,这名槟州议长因为之前受委调查采石厂贿赂案时,却被人发现竟然陪同受调查的采石厂老板进出澳门赌场,结果其春袋给林冠英揸住,不敢公开反对林冠英送两个外劳村给自己的武吉淡汶及华都村选民。

最后说高渊港口海域受污事件。

今年7月,因为海水受污染,高渊港口海上养鱼业者的逾百万只鱼全死亡,损失逾1000万令吉。

海水怎会受污染?这还不是拜林冠英的金主国云集团所赐?

林冠英是在2012年将浮罗布隆的垃圾场交给国云集团管理,为期20年。大家都知道,国云是房屋发展商,那里懂得什么垃圾处理工程?请外行人做内行事,结果高渊港口海上养鱼业者遭殃。

由于浮罗布隆垃圾土埋场经常溢出污水,污染海水,不只造成鱼苗死亡,连3个月大约100克至300克的小鱼也无法存活,一些大鱼(800克)更集体翻肚。

养鱼业者认为,若问题持续下去,于1982年兴起的箱网养殖业,恐怕很快就永远消失。

林冠英有为高渊港口的海上养鱼业做了些什么吗?

有,不就是给业者一点小甜头,将海上临时地契费降低33% lor。

由于“林神”不帮忙解决海水受污的问题,海上箱网养鱼场186户业者在求助无门下,只好求“好兄弟”,在最近中元节时合资8000令吉大事膜拜,祈求“好兄弟”POPI-PO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