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被指封路让酒廊夜夜搞啤酒节,林冠英派“名种狗”阻止爱情巷变兰桂坊!

由于爱情巷的酒廊夜店林立,每当夜幕降下时,就会有大批嗜爱杯中物的人前来饮酒作乐,而住宿在附近旅馆及民宿的老外游客,更是每晚都前来“打卡”。

由于爱情巷每晚都灯红酒绿,夜夜笙歌,如不夜天般,结果就出现人潮与车辆爭道的乱糟糟情况,因此有民众向槟岛市政厅建议,希望能在夜间关闭爱情巷,禁止车辆进入,让前来浮一大白的人可安坐在马路上痛饮,然后带醉而归。

《东方日报》之前有针对封路事询问当地州议员曹观友,而这名“未来首长”表示,他对关闭爱情巷无异议,只要9月30日收集回来的意见显示多数人支持即可。于是市政厅就发信给当地居民及商家,要求他们对关路提出意见与看法。

市政厅只是征询居民与商家的看法,并不是已决定封爱情巷,没想到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与“矮种狗”王宇航就马上跑来狂吠,痛骂市政厅的做法是不可理喻的、荒谬的,应该连征询居民与商家都不必做,马上就取消封路的建议。

根据《槟城头条》了解,林冠英的这两条恶狗对爱情巷封路的反应这么大,是受到他们主人的指使。

而林冠英不准爱情巷封路,主要是因为大批人露天喝酒现在是非常敏感的。

吉隆坡市政厅禁止举办啤酒节事件已闹到红红火火了,在这个非常期,如果给“国阵媒体”渲染槟州政府封爱情巷,给酒廊在马路上摆桌椅以让人当街饮酒作乐,每晚都搞啤酒节,林冠英要怎样跟回教徒交代?

别忘了林冠英连谴责吉隆坡市政厅禁止举办啤酒节都要偷偷摸摸的,只敢在中元节晚宴上,以及只有中文报采访的节目(移义拨款给槟华堂)谴责吉隆坡市政厅。

而爱情巷封路的建议是在曹观友默许下进行,槟岛市政厅也是归曹观友管的,林冠英不便出面,于是就指示黄伟益和王宇航到爱情巷指桑骂槐骂,指不必等到在9月30日收集完民意,现在就马上取消封路的建议。

黄伟益大条道理的说,槟岛市政厅应以爱情巷的原生居民利益为优先,不该封路。但他却没告诉大家,其实爱情巷现在已变成商业街了,整条巷子只有2户人家,其他都是酒廊、餐厅及民宿。

值得一提的是,媒体在访问其中一户的居民时,她表明并不反对封路,只是不赞成每个晚上都封路,如果只是周六及周日封路,她没有异议。

而身为该区国会议员的黄伟益,在没征询居民的意见之前,就跳出来反对,如果说里头没有鬼,你相信吗?

《槟城头条》也收到风,黄伟益跳出来反对爱情巷封路,还有一个原因。

消息透露,爱情巷的大业主骆锦地原本跟林冠英是极要好的,他的3D博物馆里还有一幅与林冠英一起同桌喝下午茶的3D壁画呢!但这名在新加坡赚了几桶金的企业家最近不知何故得罪了林冠英,结果处处受到针对。

林冠英除了指使市政厅执法员不时骚扰骆锦地的3D博物馆之外,他也因为骆锦地在爱情巷有不少产业,犹如爱情巷的霸主(包括107年前赴中国扑灭东北大鼠疫的伍连德医生当年在爱情巷年开设的诊所也已被骆锦地收购了),于是就转去搞爱情巷,阻止爱情巷关路,不让爱情巷的商家得益,也不让爱情巷成为槟城的兰桂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