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不接受林冠英的OFFER,即以1令吉的地价买下名英祠位于爱情巷50号的产业,偏偏要筹200万令吉来跟州政府买?林冠英要求宗联委根据法律程序来接管这个产业,又有什么不对?

由于爱情巷50号产业的风波颇复杂,《槟城头条》现在就梳理成“懒人包”,以及一问一答的方式,让大家能清楚的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然后判断谁是谁非。

*位于义福街门牌48号的名英祠,是百多年前地下组织义兴公司(中国洪门天地会)的产业。在2003年,名英祠的最后一名信理员朱春玖通过报章上吁请社会公众协助修复破烂不堪的名英祠时,宗联委基于保护华人历史古迹的社会公义,与朱春玖办好接管手续后,毅然担起修复名英祠的责任,并成为名英祠的永久合法管理单位。

*坐落在爱情巷门牌50号的产业,也是义兴公司所拥,由于该产业的信理员已全作古,因此任何有关该产业的政府信件,一直以来都是寄到名英祠。宗联委在接管名英祠后,就不断收到政府催收该产业地稅等信件。

*2012年,宗联委时任主席林宗逸率领理事们拜会行政议员曹观友及土地局官员,三方在经过详细讨论后达致共识,即先让州政府依法充公拖欠地税的爱情巷50号产业,宗联委过后再正式向州政府申请接管该产业。

*2014年,土地局正式充公该产业。

*2015年,宗联委时任主席叶谋通将完整资料呈交给土地局,正式向州政府申请接管此该产业。申请书上写着,接管此产业的目的是为了保全先人历史,并设展览馆让人了解先人的史迹,沒有做商业用途以谋利。

*2016年8月19日,现任宗联委主席张威如率领理事们拜会林冠英,当提及申请接管爱情巷产业时,林冠英答应会批准。

*2017年5月21日:张威如在宗联委常年大会上透露,在与林冠英针对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拖欠宗联委7万4000令吉的庙会拨款的交涉过程中,林冠英答应会在庙会结束后,将爱情巷产业交给宗联委,以抵销黄伟益拖欠的7万4000令吉拨款。

同日曹观友也说,他负责的部分已经完成,只待林冠英签名批准,即可将爱情巷产业交给宗联委。

*2017年5月22日:林冠英在州议会休息时间召开记者会表示,归还爱情巷产业给宗联委的程序正在进行中,并指被州政府充公的产业,一般上业主须付70%地价才能索回,但州政府给予宗联委特别优待,只须缴付爱情巷产业所拖欠的门牌税、文件费及巩固建筑费用即可。

*2017年7月7日:林冠英改口说,宗联委必须根据法律程序,派律师到土地局出示文件以证明与爱情巷50号产业有关连,才可取回该产业。

*2017年7月18日:林冠英又说,槟州政府准备以象征性1令吉的地价,将爱情巷产业转让给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不过条件是,宗联委必须出示文件证明与爱情巷产业有关连。

*2017年8月11日:张威如表示,由于无法证明与爱情巷产业有关连,宗联委不符合条件以象征性1令吉的地价购买,所以只好准备筹款200万令吉来向林冠英购买。

问与答:

问:为什么宗联委不愿付1令吉以向州政府购下爱情巷产业?
答:林冠英的这个OFFER有一个条件:如果宗联委要以付1令吉的地价购下该产业,必须有法律文件证明与该产业有联连。而宗联委与该产业没有直接关连,如何能以1令吉购下该产业?所以只好准备筹200万令吉向林冠英购买。

问:林冠英如果在明知宗联委不是爱情巷产业的信理员下,仍将该产业交给宗联委,会不会被反贪会对付?
答:国民团结党副主席林武灿律师在9月26日率领该党执委访问反贪会时有提出这个问题,而反贪会的答复是,只要州政府及州政府官员没有因此获得任何好处,是不会有问题的。

即是说,林冠英根本不必死给我们看。

问:宗联委既然与爱情巷50号产业没有直接关连,凭什么争这个产业?
答:爱情巷50号产业是当年的义兴公司留下的产业,而该产业的信理员全已逝世了,该产业更已被槟州政府充公,宗联委才要求接管,以便这个华社先贤留下的资产能回归华社。

何况宗联委接管此产业的目的不是做商业用途以谋利,而是为了保全先人的历史,并设展览馆让人了解先人的史迹。

问:如果槟州政府将爱情巷50号产业交给宗联委,该产业的信理员后裔是不是可以起诉州政府?
答:爱情巷50号产业在2014年就已被州政府充公了,根据法律,任何产业在被充公的6个月内,其业主如果没申请索回,该土地就已完全属于州政府所拥了。所以即使爱情巷50号产业的信理员后裔出来闹,也是无法索回该产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