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义兴后生兄弟”出来讨回义兴的产业,林冠英的两头恶狗存心要令义兴后人“丢架”!

被林冠英从光大28楼的首长政治秘书办公室撵出来的“名种狗”黄伟益,以及被林冠英从光大28楼的幕僚长办公室踢出来的“韩国议员”黄泉安,这两天很LCLY的说,“义兴后生兄弟”已找上他们,并准备在明天(10月10日)中午12时现身于柔府AUTOCITY“又一城”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以“顺天行道”,陈述 “义兴产业主权必须交回给义兴” 的原则”。

看来,整天上免费色情网站的黄伟益,以及殴妻休妻再另结新欢的黄泉安是假装不知道,义兴位于爱情巷的50号产业已在2014年被土地局充公了,现在已属州政府的产业,即使该产业的5名已故信理员,即:Boey Tiang Beng, Koon Weng Cheong, Tay Tiang Swee, Tay Boon Keat,以及 Low Thean Mow能起死回生,也拿不回这个产业权,更别说什么“义兴后生兄弟”。

“义兴后生兄弟”如果不信,可去问问跟槟州政府关系极好的名律师李凯。

曾经处理多宗以信托方式管理校地或社团土地案件的李凯,在8月31日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很清楚的说明,爱情巷50号产业已被州政府充公了,意味着已由政府拥有,即使曾经存在的信托员,如今也不再有产业权。

李凯还这么说:“即使是信理员的后代也与该产业无关,因为以信托方式管理的产业有别于私人拥有的产业。信托本来的用意就是‘产业不是我的,我只是代别人管理及拥有产业’,信理员不可把产业传给自己的后人。”

“义兴后生兄弟”如果不信李凯所说的,信理员不可把产业传给自己的后人,还可以问问也是由信理员管理的韩江中学。

韩江中学是潮州人林连登创办的,校地校产都是林连登的,虽然一直以来信理员都是潮州人,但这个传统在数年前给林冠英金主陈国平打破了。

陈国平在担任韩江中学董事长时,招了不是潮州人的吴春来,就是那个在505大选时骂林冠英是陈水扁的吴春来,担任韩江中学的信理员。

虽然陈国平打破了韩江的传统,但他却不算违规,因为信理员不是父传子的。非但不是父子,就算是非潮州人也是可以担任信理员的。不像行动党,秘书长职是父传子的。

所以,就算他们的先人真的曾是爱情巷50号产业的5名信理员之一,“义兴后生兄弟”也没有法律地位讨回义兴的产业。

“义兴后生兄弟”如果不相信律师,偏要相信林冠英的两条恶狗,硬要出来做“架梁”,那么就是“罗架嚟丢”。

他们要向华社交代,为什么他们先人曾管理的爱情巷50号产业这么多年来被荒置时,他们不闻也不问?甚至在2014年被土地局充公,他们也不理?现在竟然好意思站出来说自己是“义兴后生兄弟”,要讨回这产业,脸皮还有更厚的吗?

但最无耻的还是林冠英,他这头一直叫宗联委以付一令吉的地价申请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另一头却指示他的两条恶狗骗“义兴后生兄弟”出来,跟宗联委争这个产业,把由槟州各姓氏人士组成的宗联委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过,根据《槟城头条》探知,林冠英叫他的两条恶狗骗“义兴后生兄弟”出来跟宗联委争,是有目的的—-他在争取更多时间清理他的“苏州屎”。

江湖传闻,林冠英之前已将爱情巷50号产业偷偷卖给前财政部长达因的老婆了,林冠英现在要争取更多的时间去说服达因的老婆交还这个属于华社的产业,以及在土地局那边做手脚,消除掉曾经卖给达因老婆的纪录。

而骗“义兴后生兄弟”出来一闹,林冠英就有借口叫土地局暂缓处理宗联委以付一令吉的地价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的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