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结黑社会“晒马”威吓槟州各姓氏宗亲联委会,行动党2名国会议员可耻可恶!

林冠英的两只恶狗,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以及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为了不让宗联委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竟然煽动洪门老叔父出来,自称是义兴的真正传人,要跟宗联委争爱情巷50号产业。

黑帮老叔父率50多条“靓”与2名国会议员同台开记者会“晒马”,如此声势,宗联委,问你怕末?

虽然这批洪门老叔父没挞出洪门的“朵”,只以“义兴后生兄弟”自居,但看看他们吊水来的50多条“靓”的台型,就知道是“一三五坐差馆,二四六坐殡仪馆”的捞家啦。

没错,义兴与洪门确实有渊源,但这批“义兴后生兄弟”却没有一个是爱情巷50号产业的信托人,只凭自己是洪门的人,就可以拿走义兴的产业吗?黑社会大晒咩!

特别是这批“义兴后生兄弟”几乎全是威省的洪门老叔父,而爱情巷50号产业是在槟岛,又关威省洪门老叔父什么事?

其实,究竟这批威省的洪门老叔父知不知道,他们被黄伟益玩弄于股掌间?他们究竟知不知道,黄伟益在4年前曾反对马来西亚洪门总会注册成为合法社团?

黄伟益曾在2013年12月24日召开记者会,谴责社团注册局批准马来西亚洪门总会注册成为合法社团,是变相的鼓励私会党活动,洪门老叔父现在竟然还吊水跟他联手对抗宗联委,是SHOT了吗?

我们看看这批洪门老叔父是何方神圣。

发言人是曾任双溪峇甲2届州议员的张桂城。

张桂城原本是民政党党员,过后叛变,在1986年大选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结果被选民唾弃而落败,是过气人物,现在出来行已没有什么人认识他了。

据知,张桂城今天跑出来当发言人,主要是在今年四月份的张氏清河堂执监理事复选时,张威如击败他,当选槟州张氏清河堂新主席,他咽不下这口恶气,就要跟张威如过不去。

另一个有菱有角的,就是陈宝财。

说起这个陈宝财就巴闭了,他在2012年12月到台湾参加台湾企业走向研讨会时,“洪门南华山”的官网非但有大事报道,更刊登他宴请国际洪门主席的相片,当时在场陪席的还有槟州立法议会议长刘子健呢!

据了解,陈宝财一开始是跟刘子健结交的,后来林冠英知道自己的峇眼国席里有这么一个“猛人”后,就通过彭文宝把他从刘子健身边拉到自己的麾下,在2015年更推荐他封赐拿督。

陈宝财这个洪门老大在受封拿督后,更加意气风发,而他的儿子在拉惹乌达更是横行霸道,LCLY。在2016年10月, 一名吸毒者在吸毒后发狂,拿石头砸破路边的数辆车子,包括陈宝财儿子的名车,陈公子名车被砸当然大怒,于是就“吊水”狠狠教训这名道友,把他打到满脸是血,连阿妈都不认得。

一名女网友过后把这名道友被陈宝财儿子痛殴至满脸流血的视频贴上面子书,并质问为何《光华日报》和《光明日报》都没有报道,是不是因为打人者的爸爸是地方闻人,刚受封拿督,又有州政府高官撑腰,所以报纸不敢登?结果彭文宝那个曾吸冰毒而被捕,最近更因醉酒砸破人家车镜,又被警察捉进去关一天的助理Aik Kaen Ang马上接令,先到这名女网友的面子书上找碴,过后再在自己的面子书上贴文,指这只是地方小喽啰殴斗,却被国阵假美女户口大肆渲染。

最可耻的还是,AK ANG还通过第三方放出假风声,指打人者是那间轮胎店的少东,以混淆视听。由于被嫁祸那间轮胎店的老板刚好也是拿督(不过是姓王),结果不知情者还以为是这名王姓拿督的儿子打人。

还有一单,全球洪门联盟总会长的刘会进今年8月间因把洪门区分为清水洪门,浑水洪门及山寨洪门,陈宝财就号召中国洪门五圣山五伦堂副堂主潘树隐,北马桃园慈善福利社永远实权顾问许金溪、义益总会秘书徐孝吉,沙巴洪门总会主席陈来缎,砂拉越宗和联谊会顾问刘久育,家后堂副总会长陈俊林,以及太平义合公司王贵基,向刘会进下战书,要对方前来马来西亚“讲数”!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晒马”,陈宝财却叫不动上述7名洪门老大前来助阵,可见这些洪门老大都不认同他与双黄勾结,威吓宗联委。

其实,“义兴后生兄弟”现在跑出来做“架梁”根本是自取其辱,他们要怎样向民众交代,当名英祠荒废着、当安奉在名英祠内的义兴列祖列宗神祖牌如废木块般扔在地上、当爱情巷50号产业欠下地税,过后更被土地局充公时,他们这些“义兴后生兄弟”在那里?

还有,“义兴后生兄弟”现在仗着自己是洪门老叔父,有大叠人马,非但出来做“架梁”,还诬赖受名英祠最后一名信理员朱春玖委托管理名英祠的宗联委,掠夺义兴公司的产业,这是不是恃強欺弱、血口喷人?有没有触犯洪门的“十条十款”啊?

在洪门,有所谓的“上四排哥子犯了教,自己挖坑自己跳;中四排哥子犯了教,三刀六眼自己剽;下四排哥子犯教,四十洪棍定不饶”,意即步位越高,越礼犯教时所受的处分就越重。

那么吊水“晒马”,迫害忠良的“义兴后生兄弟”,是要自己挖坑自己跳,还是三刀六眼自己剽,或是四十洪棍定不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