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兴后生兄弟”晒马讨爱情巷50号,原来是林冠英大金主陈国平导演的一出官府与黑帮联手对抗华团的暗黑片!

很多人都不明白,都已老KOK KOK了,且几十年来一直以龙冈亲义总会顾问的身份亮相,不像陈宝财般敢于承认自己是洪门老大的张桂城,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勇,以“义兴后生兄弟”发言人的身份,索讨义兴的爱情巷50号产业?

宗联委主席张威如说,张桂城是因为在槟城张氏清河堂于今年举行改选时被他击败,失去主席职,所以怀恨在心,就跟他争爱情巷50号产业。

据知,张桂城确实是因为在张氏清河堂里斗不过张威如,所以就跟张威如争爱情巷50号产业。但,除了这个,还有另一个因素。

根据江湖传闻,张桂城其实是受陈国平指使,才出来做“架梁”的,结果搞到自己被黑白两道鄙视,临老唔过得世。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陈国平是私会党“平”的龙头老大,而“平”其实就是洪门。

义兴源自洪门,身为平(洪门)的龙头老大,陈国平原本应该亲自出来争义兴的产业的,但陈国平身娇肉贵,那里肯这么做?他就叫槟城“平”的香主啦、红棍啦、白纸扇啦、草鞋啦、四九仔啦等出来争。

可是还有一点廉耻心的洪门兄弟都不愿意出来,他们都觉得有愧于洪门的列祖列宗,因为这几十年来,他们都没有好好的保管义兴的产业,即名英祠与爱情巷50号。

在被宗联委接管之前,名英祠因无人管理,造成虫蚁蛀蚀,屋顶破损,形如危楼般,且正厅的神龛倒塌,供奉在神龛上的154个历代洪门领袖神主牌散落一地,要不是古迹保护人士陈剑虹及黄木锦及时阻止,这154个历代洪门领袖神主牌及其它珍贵历史文物,早已被人运往垃圾场丢弃了。

而在宗联委接管名英祠后,非但耗巨资重修名英祠,还根据档案照片让154个历代洪门领袖的祖主牌归位。

这些年来,平(洪门)兄弟都没有为洪门列祖列宗留下的产业尽过半点力,现在还好意思出来跟宗联委争吗?

特别是黄伟益又曾在2013年12月24日召开记者会,谴责社团注册局批准马来西亚洪门总会注册成为合法社团,是变相的鼓励私会党活动,“平”的兄弟如果现在还憨九九的出来替黄伟益打宗联委,不是给其他“字头”耻笑,还能在江湖立足吗?

陈国平在无法叫动槟城“平”的兄弟出来,只好去“过港”吊水,找他以前在民政党时的党同志张桂城。

由于与张威如有私怨,加上龙头老大陈国平又开声了,张桂城就答应了,与获林冠英推荐受封高级拿督的陈宝财组成“义兴后生兄弟”,脸皮厚厚出来讨义兴的产业。

其实,张桂城已不是第一次这么没廉耻了。

在2009年,当槟华堂抗议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不拨款供办大团拜时,张桂城非但不与槟华堂站在一起谴责林冠英,反而还骂华堂领导人,更恫言他领导的威南吉辇万拉峇鲁古城会将退出华堂!

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不忠不义,亏张桂城还敢领导古城会,且还出任龙冈亲义总会顾问。

说回陈国平。

其实,虽然陈国平是“平”的龙头老大,但在“平”里,很多有骨气的兄弟都不听他支笛,因为陈国平财大气粗,瞧不起“平”的兄弟,把“平”的兄弟当成他的私人保镖护院,有事就钟莫艳,无事就夏迎春。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陈国平在土库街的一间夜店被他的女婿挥“拳头母”打到鼻血直流时,他也叫不动自己的“平”兄弟,只好花钱请“20”私会党替他找回这个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