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理总经理猥亵女人无事,资深记者顶撞上司开除,百年老报遵“神”旨办事,赏罚不公。

百年老报署理总经理肥佬林是在2015年11月6日南下吉隆坡,出席该报的一项活动后,与百年老报的李姓总经理、该报雪隆区陈姓总代理、供应新闻纸张给百年老报时,暗中给肥佬林及李总不少佣金的王姓供应商,以及另两名身份不明男子,到蒲种一家没有提供“特别服务”按摩院里“舒服舒服”时,肥佬林在按摩过程中竟然色心大起,对一名中国籍女技师上下其手,强脱女技师的胸罩,还要女技师为他打手枪,过后非但一分钱小费也不给,而且还骂:“中国人贪钱,来马来西亚都不做正当职业,破坏人家庭”。

虽然猥亵按摩院女技师并羞耻中国人的丑闻令百年老报声誉严重受损,但由于肥佬林很会P百年老报“头家仔”,也就是林冠英金主林建成的LP,所以他到今天仍安安稳稳的坐在百年老报第二把交椅上,继续在老报里张牙舞爪。

反而在老报服务了25年,不久前才被调到吉隆坡办事处的资深记者蔡昌卫,就没有肥佬林这么幸运了。

蔡昌卫是因为其上司不批准他回槟与妻女相聚,而一时怒火冲天,当众骂上司,结果被开除。

很多人都不明白,当众骂上司虽然确实是违反公司的纪律,但罪不至死啊,为何老报竟会开除他呢?

关键就在蔡昌卫是林冠英不除不快的眼中钉!

大家都知道,蔡昌卫最喜欢揭发非法开山的内幕,而这正好踏中地雷,因为行动党DAP有槟州发展商协会(Developer Association of Penang)的谑称,而林冠英的金主又几乎全是发展商,蔡昌卫将首席部长的金主们全都得罪完,他能不“扑街”吗?

蔡昌卫除了在撰写新闻时经常坏了林冠英金主们的好事,最糟的还是,他也是槟城中文媒体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记协)主席,而这是林冠英最痛恨的报人组织。

槟记协不像槟城另两个报人组织般,只是搞搞颁奖学金,到合艾购物及办报人宴而已,蔡昌卫领导的槟记协经常都会在报人受到无理对待时,挺身出来维护报人的尊严。

比如2014年发生的“CM的人殴打记者”事件,蔡昌卫领导的槟记协就针对林冠英指责指中文报记者在访问行政议员彭文宝时“提高声量”,以及指中文报记者“欺善怕恶”事件,公开记者与彭文宝当时的对话录音和录影,以证明林冠英砌中文报记者生猪肉,并要求林冠英道歉。

还有,在今年,当《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起诉林冠英诽谤时,蔡昌卫又发文告捍卫王萌翔,指自己在王萌翔起诉林冠英事件上选择站在正义一方,并给予全力支持。

不过,最令林冠英“肚懒”的还是,蔡昌卫领导的槟记协在505大选前夕,接受一马的5万令吉拨款。

林冠英一直说,槟记协拿了一马的5万令吉后,就开始针对他,从此一直散播假消息抹黑他及他的家人。

没错,槟记协主席蔡昌卫是《光华日报》记者,但蔡昌卫在《光华日报》是受打压的,他之前曾被调职到居林,也被冻结常年加薪及停职数星期,最近更被调职到吉隆坡(可怜他因付不起房租,只好借宿在全国新闻从业员职工会的办公室),而在今年的华人新年也不获奖励金。

请问处处受打压的蔡昌卫,即使真的写了抹黑林冠英或其家人的文章,《光华日报》会让他的这些大作见报吗?更何况槟记协最后已将一马给予的5万令吉转捐给2个慈善团体了。

可是林冠英还是不放过蔡昌卫,并向老报的“头家仔”放话,一定要赶绝蔡昌卫,结果老报高层就借蔡昌卫因申请假期回槟与妻女相聚不批准,而怒骂主管一事开除他。

蔡昌卫两个女儿仍幼小,其妻子在辞掉《光明日报》的工作后,又没有固定的工作,林冠英指示老报开除他,根本是要绝他一家大小的路。

随着蔡昌卫被开除,现在百年老报的记者们都人人自危,担心写新闻时一不小心得罪林冠英,全家大小恐怕就要睡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