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华日报》
作者:陈嘉亮
2013年5月11日

吵了5年,第13届大选终于过去了,这届大选,堪称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热闹的大选,选举制度随着民主开放而大幅度增删,多项限制集会的条例被废除、平面媒体自由度也响应提高。

不过,国人的判断能力好像没有随之同步提升,因着各种各样雪花般的路边社消息,轻易牵动国人情绪,甚至一些肩负传达讯息的媒体人,也仿佛丧失了应有的分析理性,被有心人当成谣言转播站。

困扰小弟的是,相对于邻近国家,我国的互联网资讯流通作业环境,简直就如广东话讲的“无掩鸡笼”般进出自如,反对党联盟属下(已经曝光的)90多个专属面子书网页,平时分享风花雪月、吃喝玩乐、声色犬马以吸引群众,紧要关头时就变成一座座炮台,专门散播谣言攻击国阵。

反对联盟这5年来唱得最多的是国债高企、国家即将破产,只字不提高额储备,以营造国家入不敷出的困境来提高人民对执政党的不满。随着大选到来,这些面子书专页频密播放孟加拉外劳投票的图片文字,民联精神领袖也言之凿凿的说他经已掌握证据,获悉60万外劳已被安排飞往东马投票,又说另外还有40万将飞到雪州夺权,网上还出现三藩市车站被当成我国机场的捏造抹黑照片!

许多朋友放弃逻辑思考能力,选择相信网络流传的言论,他们不愿意想,怎么国阵会愚蠢到从西马运送60万人到东马,又往西马雪州投放40万孟加拉外劳?这年头连小孩都有拍照手机,怎么100万个外国脸孔飞来飞去,却连一张能够让安华先生拿来召开记者会的照片都没有?

还有,国阵纳吉要以外劳固票,怎么不用印尼仔?运送印尼朋友不是更简单吗?连飞机都省下,民联制造孟加拉外劳投票鬼话,莫非图的就是他们不懂马来话,路过顺手一抓就能轻易编成骗话?

在大选当天8点还不到半,网络上已出现一大堆录影短片,南有安蒂扯住“外劳”不让投票,北有阿哥抓住孟加拉不让跑,最刺激的是,还有一个短片的女声旁白:“我在这里土生土长几十年都没有“登记”,你们这些孟加拉怎么就有IC ?”,奇怪!安蒂你没有登记(蓝色身份证),七早八早跑到投票站来干嘛?被神算子叫来抓孟加拉吗?

就这样,孩子拿着智能手机对爸爸诉说、孙子端着Ipad向婆婆哭叫,一家子热血奔腾,为的就是要打倒外劳,别让孟加拉抢了咱们的选票!于是乎,除了创下最高投票率,投票站外还有一大堆男女老少人手一机在以逸待“劳”!

国家教育失败

当天,长得稍微高鼻子大眼睛的国人,几乎都被自己的同胞刁难,剪身份证的、威逼唱国歌的,许多人都把自己当成警察!有个女警丈夫因为长得太巴基斯坦而被围殴、有警卫团成员被当成孟加拉、重点是,硬是没有半个外国人因为投票而当场被抓送警!不过对反对党来说,不重要,反正你的情绪已经化成一张张他要的选票!

除了孟加拉神话,还有停电传奇。ASTRO主播颜江翰先生就在他的面子书这么写道:“以后我孩子出世,我会叫他写一篇作文,题目叫:停电的夜晚。开头是,2013年5月5日,文冬区战情激烈,有人说,输了他要割耳朵,然后算票的时候,停电……”。希望他儿子长大后写作文“我的爸爸”时,不会提起这糊涂事!

小弟曾经参加过3次监票算票工作,第一次是帮火箭王福安先生,后来两次帮民政党柯为雄先生,每一次算票工作都是在终止投票、盖棺论定后即刻在投票现场进行,双方(如有独立人士参选则多方)算票员火眼金睛看着选委会官员倒票、认票、争票(有争议空间的选票)、分票、算票,到纪录、签名核准。

每一个环节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除了签署Borong 14,双方算票员还会第一时间把票数发回竞选中心,因此一个投票站有多少票箱、几多得失,都已经成为定局,别说停电,就算天打雷劈也改变不了票数,在这种年头,竟然还有死蠢相信并散播这个停电传说,不可说不是国家教育的失败!

虽然颜江翰在当事人黄德先生澄清后向候选人、党员及计票员道歉,但受伤受骗最深的马来西亚人呢?还有,因为ASTRO主播非一般“阿茂”,他的举动受到外国媒体集团关注,港台电子媒体都争相以颜江翰的停电事件取笑马来西亚,这笔账,又要怎么算?

国家要回到正轨,相关执法单位必须严厉执行任务,不能让造谣抹黑之徒逍遥法外,若然任由谣言满天飞,受苦的,还是普罗百姓,绝不会是台面上的大人物。君不见,在安华先生煽动民众哭爹喊娘诉说大选不净当儿,林冠英先生已悄悄率领他的胜利队伍宣誓就职了,管你公平不公平,老子有官当就浪静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