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行政议员在光大28楼召开记者会谴责宗教学校校长,华裔首席部长必须避席?

槟城Maahad Tahfiz Darul Tahzhib宗教学校校长沙努哈密发表“穆斯林不可让非穆斯林剪发”、“穆斯林读华校违反伊斯兰教义”、“穆斯林不可说Happy Birthday”、穆斯林接听电话时不可说“bye bye”及“Hello”这些偏激的言论,身为槟州首席部长的林冠英非但一句重话也不敢对这名极端份子说,而当掌管槟州宗教委员会的行政议员阿都玛烈在光大28楼召开记者会,指槟州宗教局执法组将对沙努哈密的言论展开调查时,林冠英更躲起来,不敢在场!

沙努哈密已不是第一次发表偏激的言论了,他在3年前也曾呼吁穆斯林杯葛印度企业生产的咖哩粉,包括Baba牌和Alagappa牌,而阿都玛烈在第一次受媒体询问时也承认,发表偏激言论是沙努哈密一贯的作风。

现在,沙努哈密的极端言论是有声有影(有VIDEO)的,更何况他也没有否认自己有说过“穆斯林不可让非穆斯林剪发”、“读华校违反伊斯兰教义”、“不可说Happy Birthday”、接听电话时也不可说“bye bye”及“Hello”这些话,只是不承认他有使用“HARAM”的字眼而已。

这种一而再破坏槟州种族和谐的极端份子,林冠英为什么连骂一句也不敢?甚至在阿都玛烈TUMPANG他的记者会,在他的28楼会议室召开记者会时,林冠英也躲起来不敢列席,与阿都玛烈一起谴责沙努哈密?

林冠英是在阿都玛烈的记者会结束会才敢现身。

是不是因为曾发表“先奸后娶”的巫统打昔牛汝莪区国会议员沙布丁最近才指林冠英在槟城啤酒节上拿我国与塔利班作比较,有让人们仇视伊斯兰之嫌,林冠英就马上缩春回软,不敢谴责沙努哈密,而当阿都玛烈在他的28楼召开记者会时,他就躲起来,以免又被沙布丁说仇视伊斯兰?

有一件事相信很多人都没有留意到,之前闹沸沸扬扬的“只限穆斯林洗衣店”事件,林冠英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虽然林冠英在啤酒节事件上讲了不少话,但也是骂骂吉隆坡市政厅,以及挑战廖中莱前来槟城斗酒而已,请问有谁听到他指名道姓的骂始作蛹者的伊斯兰党吗?

说回因整天只会P林冠英LP,而有“阿都玛烈。林”谑称的阿都玛烈。

阿都玛烈。林在沙努哈密发表偏激言论的视频疯传的第一天受媒体询问时,懒懒吓的说:“沙努哈密有权发表个人看法,州政府不管制宗师教师的言论。”

而在此事件闹大后,阿都玛烈。林于第三天在林冠英的28楼召开记者会时马上改口说,槟州宗教局执法组将针对沙努哈密的言论展开调查,若证实对方违反槟州伊斯兰传教法,就会将他提控上伊斯兰法庭。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阿都玛烈。林虽然是掌管槟州宗教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但对州内的宗教事务其实是没有实权的。因为全权管理槟州回教事务的是槟州回教理事会,但槟州回教理事会主席并不是阿都玛烈。林,而是与行动党绝交的伊斯兰党的州议员沙烈曼!

林冠英一直说沙烈曼虽然是伊斯兰党党员,但却因为一直都与希盟同在,所以即使伊党已不是槟希盟政府的一员,但他还是不撤除沙烈曼的所有官职。

大家可又知道,沙努哈密是伊斯兰党的党员吗?

现在伊党的党员沙努哈密发表破坏槟种族和谐的极端言论,而宗教事务是归槟回教理事会管的,林冠英怎不叫沙烈曼出来声讨沙努哈密,却叫没实权的无牙老虎阿都玛烈。林出来虚张声势,这是不是演一出戏来骗骗华社?

其实,都不知道林冠英怕沙努哈密什么鸟,虽然这厮长得一幅塔利班恐怖份子般的恶形恶相,但所谓恶人无胆,只要报警,他就马上变小猫。

比如3年前他呼吁穆斯林杯葛印度企业生产的咖哩粉,印裔社群就纷纷到警局举报他,警方过后援引煽动法令第 4(1)(c)扣捕他,而他在获得保释外出时马上向印裔社会公开道歉,并誓神劈愿的表示,绝对不会再重犯。

沙努哈密当时还通过媒体要求印裔社群到警局销案,并勿再对他采取任何行动, 就只差没下跪切腹谢罪而已。

像沙努哈密这种真正7382(欺善怕恶)的人,林冠英都不敢对付,你们还相信,有林冠英在,槟城就绝对不会变成塔利班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