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文秀生前已表明不会在丹绒武雅山崩处建屋,无奈其外孙却违抗其意,结果才酿成数10人被活埋惨剧!

专承包文秀集团建屋工程的建筑商的一名老朋友向《槟城头条》透露,该建筑商曾告诉他,骆文秀在生前已说明,他在事发地点一带兴建的排屋非但已赚回本,更获利不少,所以上方的山坡地,他不会再继续建房屋了,而是进行种植计划。

“没想到骆文秀死后,他的外孙林建成在成了林冠英的金主后,竟然把自己外祖父的话当耳边风,在山坡建屋,而且还是50层楼高的高密度房屋,结果现在发生山崩,活埋了这么多人。林建成已砸毁其外祖父的文秀集团金字招牌,他应该到其外祖父坟前叩头谢罪,并向骆家做出交代!”

林建成违抗其外祖父的意旨已是罪该万死了,最可恶的还是,他竟然在山崩活埋数10条人命后,下令文秀集团所拥的百年老报《光华日报》全面封锁这个槟城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山崩夺走这么多条人命的消息!

截至下午5时,《光华日报》的面子书对山崩夺走数10条人命这么重大事件,竟然一粒字也没有!

光华面子书迟至下午六点,才放上林冠英说会成立槟元首委员会调查山崩的新闻,结果给读者鸟到乱。

林建成除了下令《光华日报》全面封锁山崩夺数10条人命这个重大新闻,还通过也是林冠英金主的黄继梁致电威胁各报,勿报道这则山崩新闻,否则日后其集团IDEA不会再给予任何广告。

虽然受到黄继梁的威胁,但各报都坚持报人精神,照实报道这起惨剧,结果全马各语文报,只有《光华日报》没有丹绒武雅山崩活动数十人的新闻。

林建成这样都已够无良了,没想到林冠英却比他还要够无耻!

林冠英在事发5小时后才慢条斯理的到灾场视察,然后丢了一句鸟话:“这是工地意外!”

由于事发时没有下雨,林冠英不能像垄尾山崩时般赖给“空前大雨”,或像亚依淡水坝路山崩时般指是“自然造成”,所以就说是“工地意外”。

林冠英的“工地意外”肇因很快就给人打脸!

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山崩处鸟瞰图显示,上方非但有采沙活动,更有开发山林活动,且面积极广。这足于证明,丹绒武雅山崩,绝对不是如林冠英所说般是工地意外。

到目前为止,已陆续出现很多证据证明,之前已有人提醒州政府,在丹绒武雅山坡进行高密度的房屋发展计划,是会引发山崩的,但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却不加理会。

第一个证据就是,当地州议员郑雨周早在2年前就已强烈反对这项发展计划,郑雨周当时甚至还说,难道要逼到他绝食或裸奔,才会停止这项工程?

郑雨周反对这项即建在山坡,且又有50层楼高的房屋计划,是因为山坡里面都是岩石,必须先炸石才能进行建设,而每次炸石时,周围地区的居民都会感受到地动山摇的情况,加上该区位于槟城北岸,地高、雨水量也较多,导致土地比其他地更潮湿,以及有地下水,所以很容易发生土崩。

第二个证据是在2016年6月,环境学者拿督梁粤广针对丹绒武雅山坡发展计划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质问槟州政府,槟州结构大蓝图都有禁止海拔高于250尺及斜度超过25度的山坡发展计划,为何槟城出现这么多合法或非法的山坡开发计划?

梁粤广认为,大马天气多雨,山地较容易被侵蚀,山坡发展的风险是很大的。

第三个证据是在今年9月9日,50名來自槟岛18个居民协会的代表联合召开记者会提醒州政府,不应该批准超过海拔250尺的山坡进行发展计划,因为这会对附近的环境造成破坏,包括土蚀、土崩、泥土不稳固等。

可是林冠英仍一意孤行,继续让其金主林建成丹绒武雅山坡大兴土木。

既然如此,林冠英是不是应该对这起夺走数10条人命的山崩惨剧负起全责?林冠英是不是应该向数10名被活理的死者们及他们的家属,说一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