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东方日报》
作者: 杨善勇
2014年2月17日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似乎情有独钟“一届”之辞。彭州水灾的歹戏拖棚,早前他说民联上台一届,自能在任内解决。国民型中学的拉拉扯扯,他也说,倘若民联执政中央,相信一届也可随之了断。

移交111万5000令吉的模拟支票给槟州10所国民型中学,这一位首席部长似乎不把法律不复存在的“国民型中学”之沉痼放在心上:中文节数、华裔教师、拨款经费……诸事OK,no problem。

可是,一闪即过的5年光景,“国民型中学”那一匹布长的困窘,当真可以马上戛然而止?不说别的,单就师资的培训,单就校长的委任,林冠英怎么可能在一届任内,一刀一次过马上切开?

林冠英显然没有汲取上一回合失言的教训,即席演讲还是激情澎湃,既没有技术的知识,也没有专业的考量,甚至没有行政的基础。他有何凭借佐证一届摆平得了国民型中学的如坐针毡?

因为这样,我在〈一届解决彭州水灾〉已说:林冠英口中的一届任期,其实完全不具时间的意义;而是顺手拈来的形容词。此处一届的意思,不一定就是宪法定义的5年,乃是“快过国阵”之意。

一旦回到现实的处境,读者想必知道,5年之内可以做到的ubah,微不足道。如果母语授课时间,按照改制之前即定的协议,达三分之一,林冠英怎么一下子变出足够的师资,应对学校所需?

但是,政治人物嘛,不都是这样,一届又一届,一届何其多?结果,每一个“一届”,何曾如期了结?“国民型中学”原地踏步的窠臼,自然不会例外,总在一届之中抽拉顶磨,顶触揉搓,反覆轮回,直到下一个下一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