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山崩的责任全推给被活埋的华裔工程师袁铬文以及承建商还不够,林冠英竟然要槟城拉曼大学学院陪葬!

环境部在周日晚上扔下了一颗炸弹--原来槟州环境局曾在2015年拒绝文秀集团提出的,在丹绒武雅山坡地建2栋各50层楼高房屋计划申请,可是以林冠英为主的槟州策划委员会(SPC)以及由曹观友掌管的槟岛市政厅,却不理会环境局的反对,照样批准文秀集团在山坡建高楼房屋。

环境部的这颗重磅炸弹一扔出去,林冠英慌了手脚,马上漏逃到吉隆坡,以出席国会会议为名避难,叫曹观友及槟岛市长麦姆娜在第二天替他挡子弹。

《槟城头条》获知,林冠英在“SIAM”去吉隆坡之前有先指示曹观友与麦姆娜,必须把也在山崩灾区的拉曼大学学院拉下水,并指示他的名种狗黄伟益,隔天先在面子书上吠一吠,为曹观友与麦姆娜暖场。

名种狗黄伟益于是在星期一一大早就在面子书贴文质问:如果采石场附近不可以建屋,为何拉曼学院建在那儿却没问题?

而在数小时后,曹观友与麦姆娜召开记者会时果然就说,因为环境局在2、30多年前曾支持拉曼学院在那里建立,所以州政府及市政厅才会批准文秀集团在同一地点建50层高楼的计划。

曹观友更质问,文秀集团的50层高楼计划距离炸石厂超过500公尺,而拉曼学院距离炸石厂少过于500公尺,为何环境局当年能批准拉曼学院在那边建立,现在却不批准文秀集团建高楼房屋?

如果不是住在丹绒武雅那一区的人,肯定给这三个家伙骗去了。

没错,拉曼学院比文秀集团的50层高楼更靠近炸石厂,但问题的关键是,拉曼学院是建在平地上,也没靠近山,反而文秀集团的50层高楼是建在18米至40米之间的高地,而且是建在陡峭的山坡旁。

这就是为什么在10月21日发生山崩事件时,当逾1000吨的山泥倾泻下来时,只将文秀集团的建屋工地淹没,拉曼学院却丝毫无损。

还有,该炸石厂在2、30年前只是小规模,炸石活动并不频密,所以环境局才不反对拉曼学院在那儿建立。而现在,该炸石厂规模已扩大,炸石及碎石的活动极频密,环境局当然反对文秀集团在那儿盖房屋,何况又是50层楼这么高。

林冠英岂会不知道“此一时彼一时”,2、30年前建拉曼学院与现在建50层高楼,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但他还是故意质问,为何当年建拉曼学院就可以,文秀集团现在建高楼就不能?

林冠英也没有理由不知道,将几乎全是华裔生的拉曼学院拉下水是不妥当的,但他还是做了,因为拉曼学院是马华创办的。

既然你们要搞他金主文秀集团的房屋计划,他就搞你们马华的拉曼学院。

即是说,如果你们马华与非政府组织唱双簧,指山崩地区是危区,并发动舆论向槟州政府施压,要州政府取消文秀集团的这项发展总值数10亿令吉的综合式发展计划,那么他林冠英就指拉曼大学也处于危险地带,为了师生们的安全,拉曼学院也必须拆除,跟你马华来个一拍两散!

如果林冠英最后真的“起笑”,拿拉曼学院当陪葬品,那个第一个要成为千古罪人的当然是林冠英,而第二个千古罪人则是骆文秀的外孙林建成!

拉曼学院的校地,是骆文秀当年以每平方公尺10令吉(比市价少5令吉)的优惠价,卖给马华建拉曼学院的,林冠英在这场山崩事件就已害死拉曼学院工程系毕业生袁铬文了,如果林冠英再毁掉拉曼学院,林建成对得起他外祖父骆公文秀在天之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