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槟城真正需要的是华中还是华小也搞不清楚就去截停责问张盛闻,林冠英丢脸丢到家,枉称槟首长!

林冠英在马华宣布成功争取到教育部批准兴建10间新的华小以及批准6所华小搬迁后,酸溜溜的跑到国会走廊截停副教长张盛闻,质问为何没争取让吉打成杰的培才华小迁来槟城?为什么新的林苍佑小学不是建在槟城?

究竟林冠英知不知道,全槟州共有24间华小面对学生严重短缺的问题,其中5所的学生人数不到50名?

林冠英硬要将吉打成杰的培才华小搬迁来槟城,是准备让培才成为槟城第25间微型华小吗?

由于自己本身是读“红毛书”的,儿子也因为不能留长头发而不愿读华校,林冠英对华校的问题当然不甚了了,但他毕竟是槟州首席部长,更是靠华人票才能坐进光大28楼的,多多少少也必须了解槟州华教所面对的问题吧!

林冠英不懂,可以问他的名种狗黄伟益。黄伟益这次就讲对了,槟城缺乏的是华文中学,特别是在丹绒区。

丹绒区共有8间华小,其中5间是严缺学生的,而这5间华小之所以没学生,除了是因为市区的华人人口外流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它们都没有直属的中学。

不像协和小学,恒毅小学及柑仔园修道院华小般拥有直属中学的5间华小,即三民小学,颖川小学,同善小学,时中总校及丽泽分校的小六毕业生,除非UPSR成绩很好,才能挤入受控制的华中如锺灵,槟华,恒毅及中华中学就读,而这5间华小成绩差的学生,家里如果有钱还能进入独中,家里没钱的,就只好接受教育局调派,到国民中学就读。

而林冠英连华小面对什么状况都不清楚,就找张盛闻兴师问罪,暴露出他根本不是真的关心华校问题,只是看到马华交出这么漂亮的成绩单,他就故意搞破坏,让不知情的人以为马华真的是搞政治报复,不让吉打成杰的培才华小迁来槟城,也不让新的林苍佑小学建在槟城。

说到林苍佑小学为什么不是建在槟城,也再次暴露林冠英的虚伪。

我们就不提林苍佑当年是被林冠英的爸爸赶出光大28楼这件事,就说林苍佑逝世时的情形吧!

当年林苍佑逝世时,林冠英敢敢的扮起“孝子”来,不停的歌颂林苍祐的丰功伟绩,非但为林苍祐举行国葬仪式,且还将槟州最长(18公里)的日落洞大道及槟州发展机构建筑物,改以林苍祐命名。

除外,林冠英还在一篇题为“永在怀念中——敦林苍佑医生”的文告中,洋洋洒洒的用了上千字来对林苍祐歌功颂德一番。

没想到才事隔年余,在行动党槟州新总部大厦开幕当天,林冠英却让行动党拿林苍祐来鞭尸,在题为《细说当年》的开幕特刊上,直斥林苍祐当年率民政党加入国阵,是背叛并出卖了反对党。

而现在,林冠英又对林苍祐歌功颂德一番了,认为林苍佑对槟城贡献这么多,新的林苍佑华小应该建在槟城才对。林冠英的变脸术,连变脸大师也自叹不如啊!

说回华文中学。

其实,林冠英又何曾有诚意协助建华中?

今年年头不是闹出林冠英要中华中学董事会先成立“中华中学有限公司”,他才叫其金主黄继梁把位于湖內的一块学校保留地,割名到中华中学公司名下的风波吗?

而中华董事会因为不愿违反先贤的办校原则与理念,即凡是有关学校的资产,都必须割名到孔圣庙中华三校董事会名下管理,如果另外成立中华中学有限公司來兴建中华中学分校,就等於乖离该校的办校原则与立场,所以董事会最后决定,宁可放弃建中华中学分校,也不接受林冠英开出的苛刻条件。

这事件最后还令到独家访问中华中学董事会副主席,写出董事会立场的《光明日报》资深记者王萌翔,被林冠英指名道姓的痛骂没有“报德”,结果王萌翔只好到法庭起诉林冠英,为自己讨回公道。

还有,林冠英一直都在吹牛说,他有协助市区微型华小迁校,但实际上,很多市区微型华小在迁校时,是必须以地换地的。

比如峇六拜中山小学,虽然获林冠英在峇六拜什公司提供一块近4.7英亩学校保留地供迁校回途,不过并不是免费送的,中山小学必须将现有4.699英亩的校址地交给州政府,就是“以地换地”。

还有公巴的养正小学,该校虽获提供直落公巴一块州政府地以重建校舍,但也必须把的原有的0.8英亩校地交给槟州政府。

同样的,时中正校也必须将它位于爱情巷的1万4199平方尺原有校地及校舍,转至州政府名下,才获新校地以重建校舍。

不过,与林冠英金主有关连的学校,就不必“以地换地”了。

比如林冠英两名“金主”陈国平与黄继梁掌管的恒毅小学,非但在申请校地时可以后到先得,且还是免费的,无须献出原有的校地。

还有益华小学,因为其董事会主席祝友明是林冠英“大金主”陈国平的人马,即槟州中华总商会会长祝友成的弟弟,所以益华小学也不必交出现有的校地,只须付211令吉即可获湖内一块4.3英亩的新校地。

除外,黄继梁出任董事长的恒毅中学分校,也一样是不必“以地换地”,是免费获新校地的。

当然还有宗教学校,也是不必“以地换地”,是完全免费获得新校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