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百年老报前总编辑丁玉珍,新闻界现在可以写“槟城沦陷”四个字了吧!

当发生9.15槟城大水灾时,中文报因为用“槟城沦陷”四个字,竟被丁老总与林冠英“红卫兵”张燕芬的好友欧宗敏责骂是恶意的放大槟城水灾灾情,以煽动民心,害林冠英万箭穿心。

而如果中文报现在再用“槟城沦陷”这四个字,这2个”锦衣卫”不会又破口大骂吧!毕竟林冠英自己都已哭丧着脸承认,槟城80%地区受灾。

没错,槟城今天发生的水灾山崩树倒大灾难,是因为暴雨下了近20小时,加上刮起如同台风般的狂风所致,属于天灾,但如果在暴风雨开始后不久,林冠英有加以关注情况的话,至少6条人命就不会因此而失去。

在暴风雨中丧命的6人中,其中5人都是住在水灾黑区,即双溪槟榔河一带的老人。

槟城人都知道,双溪槟榔河一带是槟城的水灾特黑区,槟城每次下起大雨,这一带肯定会淹水。

这次的暴雨是在星期六下午2时许开始下起,当下午4时左右,已有多个地区传出发生水灾了,可是林冠英及州政府那边却没有任何动静。

而在傍晚8时后,情况更趋恶化,水淹山崩树倒的消息在面子书“洗版”,同样的,林冠英及州政府也没有发出任何警惕民众的讯息。

很多民众当时都在拼命的刷林冠英面子书以查看讯息,但画面却一直都停留在他于下午3时许出席屠妖节庆典的讯息。

林冠英是迟至近午夜,才在其面子书分享气象台及槟岛市政厅有关雨量与水灾的讯息。而那个时候,水都已淹进了无数人的家,淹没了他们的汽车,树也倒了几百棵,多条山路更被堵死,全槟城已哀鸿遍野了!

究竟林冠英在傍晚8时许至近午夜时分,当情况开始恶化时,在忙些什么呢!

原来他是出席其金主陈国平的人马,即祝友成办的神坛晚宴,并在台上高呼“兴啊,旺啊,发啊’!

如果林冠英当时不出席这个晚宴,或半途离席,赶到光大4楼的市政厅电眼控制中心视察灾情,然后马上发出警惕民众的讯息,并指示救援队前往灾区疏散人民,至少双溪槟榔河水灾黑区就不会有5人溺死、。

特别是关打贺”感恩之家”老人院的老人。

在9.15大水灾时,”感恩之家”老人院就已发生老人们浸泡在水中等候救援的事件,如果林冠英这次在暴雨下了数小时仍未停歇,就马上指示救援队前往”感恩之家”老人院,相信来得及把该院的老人全迁移到安全地,而不会造成其中一名老人被溺死。

其实,林冠英一直以来都对灾难不当一回事,比如他指““丰盛园沒有全村淹,不是真的水灾”,以及“沒影响交通不算真土崩”,他更在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中,只拨款250万令吉以进行33项治水工程,以及拨款1000万以进行山坡整治工程,反而却拨款2亿7500万建造82个羽球场及4个游泳池。

还有,当有人因为水淹路面而跌进深坑,以及从电单车摔进沟渠溺死时,林冠英竟推说这是交通意外,甚至连工地发生山崩事件,他也敢敢在调查委员会仍未开始展开调查行动前,就一口咬定这是工地意外!

而林冠英对灾难事件毫不在乎,他的死忠如丁玉珍及欧宗敏之流,必须负起一定的责任,因为他们一直在淡化灾情,阻止新闻界报道实况。

有死忠们护驾,林冠英就对灾难“懒懒吓”,认为就算天塌下来,只须每户灾民给400大元就可搞掂了,根本不严正看待情况。结果星期六下午至星期天凌晨的狂风暴雨,就会夺走6条人命。

现在的问题是,这次的灾难又再发生严重的山崩事件,特别是建在丹绒武雅山坡的三层洋楼防崩墙倒塌,已再次敲起警钟了。

如果林冠英再继续不加理会,任由金主们如林建成及黄继梁继续铲平山地,下次再有狂风暴雨时,恐怕会有更多山崩事件,而那时,死得就不是6人这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