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果然改不了吃屎的习惯!

当暴风雨侵袭槟城,处处淹水时,林冠英就如一头斗败的公鸡般垂头丧气,苦着脸博同情。而水一退,他马上打回原形,把所有问题都推给人,赖天赖地赖东赖西。

第一个倒楣被林冠英赖的是气象局。

虽然气象局明明在11月1日就已发出黄色警报,指北马一带,包括槟城在未来几天会有暴风雨,可是林冠英却还是喂气象局死猫,说气象局没有发出警报。

林冠英说,州政府是在11月4日晚上9时半才接获气象局发出红色暴风雨的警報,过后强风已吹到槟城,让州政府措手不及。

林冠英又说,如果气象局能在3天前掌握到暴风雨已升级到红色级別,州政府就可以提前做好防灾的准备工作,将受灾程度降到最低。

也不能怪林冠英这么说,因为他是读“红毛书”的,不知道什么是“天有不测之风云”。

我们还没听过这世上有可以准确掌握三天后会有红色级别暴风雨这么神奇的仪器,全世界各国的气象台也只能估估吓,预测天气而已。

再说,气象台在当天晚上9时半将警报升级到红色级别后,请问身为槟州安全理事会主席的林冠英有马上做了些什么吗?

我们只知道林冠英当时在陈国平朋党,祝友成的神庙晚宴上与他的金主们一起高喊:兴啊!旺啊!发啊!

林冠英本身的面子书是迟至近午夜12点才分享气象局发出红色暴风雨的警報。

如果林冠英在晚上9时半一接到气象局的红色警报后,马上在他的面子书上分享,那6条人命相信不会丢失,很多人也都来得及将他们车子及贵重物移到安全处。

第二个倒楣被林冠英赖的是吉打的河水。

林冠英在槟城没有再下暴雨后说,因为吉打州仍下着的暴雨,导致大量的河水涌入槟城河流,造成河床溢满,影响威北及威中县属靠近河流的地方,令到威北威中在没有下雨的情况下,也水涨3尺。

其实,任何人都可以骂吉打的河水,除了槟城人,特别是身为槟首长的林冠英。

林冠英这个槟州供水机构主席没有理由不知道,槟城80%的水源是取自吉打的姆拉河,而且还是免费汲取的。

当年吉打州政府恫言,如果槟州政府不付生水费,将截断姆拉河的上游,不让该河的河水流入槟城时,林冠英就要生要死的。

现在发生百年一遇的暴风雨,你林冠英就马上指姆拉河是祸河,这样对得起孕育80%槟城人的这条吉打河吗?

我们现在等着看,随着正副首相一前一后的前来槟城慰问,特别是副首相阿末扎希还与林冠英拥抱,以及首相夫人罗斯玛在结束慰问灾民后,临回之前一路走一路搭着林冠英夫人周玉清的肩膀,与林冠英谈笑风生后,林冠英日后是不是还会像大水灾之前般骂阿末扎希,以及追问罗斯玛买CINCIN及包包的事吗?

我们现在已看到的是,首相这趟是“两梳蕉”的前来槟城,没如传言般给予100万拨款,林冠英却没有破口大骂,反而还替首相说好话,指首相虽然探访槟城时没有为槟城的治水工程宣布新的拨款,但是首相有答应会慎重考虑上一个五年大马计划还未发放给槟城的10亿令吉拨款。

林冠英与副首相抱一抱,周玉清被罗斯玛搭一搭,这一抱一搭后,什么26亿,什么MO1,什么CINCIN包包的,会不会从此成为绝响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