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槟岛市政厅(MBPP)执法员已不是第一次强硬拖走残障人士的车子了!

《槟城头条》接到一名林姓网友的电邮,指他不久前就亲眼看着MBPP执法员强行拖走一名残障人士的汽车,虽然该名障友的车子贴有福利局的OKU贴纸。而他最后更载该名行动不便的障友到Time Square后面的MBPP执法组办事处索回车子。

林姓网友说,他当时以为这只是一个个案,是MBPP执法员中的一小撮害群之马所为,而随着现在又发生一单类似事件,以及市长麦姆娜表明,除非违例的车主当场付罚款,执法员才会解锁后,他才知道,原来这是MBPP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一切law by law ,即使是残障人士也没人情讲。

林姓网友说,大概在2个多月前,他在土库街一带刚停好车子,就看到一名持着拐杖的残障人士向MBPP的执法员求情。

他说,该名障友当时向执法人员说,自己不是故意违例的把车子停放在双黄线,而是兜了很多圈都找不到停车位,连专供残障人士停放的蓝底停车位也被其他残障人士的车辆停放了。

可是执法员却说,他们在将违例的车子套上他们的拖车后,是不能放下的,除非车主当场付100令吉的罚款。

该名障友说,他口袋不够钱,而要走回去银行按钱又很不方便,能不能先放下他的车,以便他可驾车向附近的亲友借钱,然后到执法组办公室付罚款。

该名障友甚至愿意将自己的身份证交给执法员“抵押”,以证明自己肯定会上门付罚款。

可是执法员硬是不肯,并马上指挥驾拖车的同僚将障友的车子拖走。

林姓网友说,他原本想代该名障友付罚款,但还来不及拿钱包出来,拖车就已开动走了,所以就马上叫该名障友上他的车,让他载到MBPP执法组的办事处付罚款以取回车。

林姓网友表示,虽然这名障友确实违例停车,但法外不乎人情,执法员究竟有没有想到,持着拐杖的障友要如何从土库街走到Time Square后面的MBPP执法组办事处索回车子?

“我当时很生气,这名障友非但持着拐杖,他车子前后大镜也贴有福利局发出的OKU的贴纸,是真正的障友,为什么执法员这么没有同情心,就不能网开一面?而我现在才知道,不能怪执法员,因为MBPP的 SOP是这样的,执法员不得不依从。”

他因此质问MBPP,为什么不能允许执法员在面对特别状况时,伸缩性处理?为什么要像香港以前的消防员对要求灭火的七十二家房客说:“有水(钱)有水,冇水(钱)冇水,有水(钱)过水,冇水(钱)散水?”

其实,林姓网友也不能全怪MBPP“冇钱冇得倾”,MBPP也面对很大的压力,因为林冠英最近这几年花了MBPP很多很多钱。

比如说市议员的津贴吧。在国阵时代,市议员每个月的津贴才600令吉,而林冠英执政后,就赏每名市议员每个月3000令吉的津贴。

还有,林冠英现在很“阔佬”,非但在每年的开斋节都指示市政厅给其员工比中央政府公务员还要多的花红,今年更叫市政厅连发两次花红给其员工呢!

还有还有,林冠英每次搞民粹,肯定是打市政厅的主意,特别是总叫市政厅豁免门牌税。

比如这次的大水灾,林冠英就叫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局,给所有产业,包括没受灾的产业,比如他宾鸿路的“林宫”折扣10%门牌税(涉及金额高达4000万令吉)。

要知道,门牌税是市政厅的主要收入来源,林冠英一直叫市政厅不收门牌税,市政厅当然捉襟见肘啦,结果只好请拼命请多多的执法员,然后指示执法员到处派“牛肉干”,而且还是没人情讲的那种,以便可将民众交来的罚款,拿去填被林冠英挖出来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