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仔园区灾民兜头兜脸的痛骂该区州议员佳日星,在大水灾6天后才前来救济,为什么林冠英不禁止佳日星处理其选民申请援助金事务?

亚依淡Zoo Road的200名灾民召开记者会痛斥该区州议员黄汉伟,在大水灾发生后只关注当地马来甘榜的灾情,完全没协理其他地区的灾民清理家园,为什么又不见林冠英也禁止黄汉伟处理其选民申请援助金事务?

所以说,林冠英禁止谢嘉平处理其植物园州选区灾民申请援助金,摆到明是在搞针对。

实际上,谢嘉平真的在大水灾过后,完全没踏入丰盛园协助当地灾民吗?

如果翻查谢嘉平的面子书即会发现,其实他在大水灾当天(11月4日)傍晚,以及第二天(11月5日)下午都在丰盛园处理水灾问题。

在11月4日傍晚7时07分,谢嘉平在面子书贴文指他人在丰盛园视察水灾情况,并附上7张相片。

11月5日下午3时56分,谢嘉平又在面子书贴文指自己正在丰盛园视察抢修土崩工程,并附上3张相片。

所以,指谢嘉平在水灾后没协助丰盛园灾民,根本就是诬赖及抹黑!

其实,林冠英说他到丰盛园“平息灾民的怒气”,根本就是在演一场大龙凤的戏以抹黑谢嘉平。

据《槟城头条》探知,林冠英一早已通过公正党的内鬼,知道那几个住户不爽谢嘉平,所以他巡视丰盛园时不通知谢嘉平,并一到该园就带领媒体直接走到这几个住户的家,果然该住户一见到他就对他投诉谢嘉平。

林冠英过后召开记者会,指随同他巡视的公正党籍丰盛园乡委会可证明居民们都在痛骂谢嘉平。

丰盛园有560间屋子,其中20间受灾,而当天出来会见林冠英的只有5名灾民。而根据报章报导,5名灾民中,只有2人当着林冠英的脸骂谢嘉平而已。

反观Zoo Road,却有200名居召开记者会拉布条骂林冠英的政治秘书黄汉伟。

至于佳日星,非但在行动党主席曹观友陪同他派送干粮给柑仔园灾民时,被灾民当面痛骂,还被人将他因拒绝协助清理回教堂而被灾民骂到头低低的视频放上社交媒体呢!

显然的,比起黄汉伟与佳日星,谢嘉平的情况还算OK啦,但却被林冠英放大,指丰盛园居民对谢嘉平的不满已久,居民们甚至对行动党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还要熟过谢嘉平。

很多人都知道,林冠英要搞死谢嘉平,除了因为谢嘉平之前曾把“一样的月光”歌词改成“不一样的月光”,抨击林冠英不再 C~A~T,因为把山铲成秃头,又填海又把官方资讯变成机密,以及讽刺“神权卫兵把FB染得如此的俗气”之外,谢嘉平更在州议会对巫统议员的动议放弃投票。

但最重要的还是,谢嘉平的植物园州议席,林冠英流口水很久了。

由于林冠英任由其发展商金主们乱开发丹绒武雅的山坡,该区人民现在非常“肚懒”行动党,已在摩拳擦手,准备在来届大选好好的教训行动党。

所以丹绒武雅州选区已变成行动党的黑区了,林冠英就想把这个黑区拿去跟公正党换植物园区。

公正党又不是傻的,当然不肯换啦!于是林冠英就出“奥步”,先禁止谢嘉平处理选民申请援助金的事务,不让他协助灾民,然后再丑化谢嘉平,指他没为灾民服务,灾民都在骂他。

总括一句,谢嘉平是“怀璧之罪”,如果他的植物园选区不是共有2万名华裔及印裔选民,马来选民才3000多人,林冠英就不会对他“纠众起哄,逆我者亡” ,更对他展开“外来的政治抹黑”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