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林冠英不交爱情巷50号产业给宗联委

-查张威如的医生资格

-挖张威如的风流情史

-挖张威如的新加坡公司属下香港注册公司被除名

-怂恿威省黑社会以义兴后生兄弟名义争爱情巷50号

-当合法注册的槟英寿堂协会拜会名英祠时,报警指有黑社会集会

-滥用国会程序向内政部追问张威如N年前的案件

-通过陈国平指示华团会馆杯葛明年庙会

就只因为被槟各姓氏宗亲联委会(宗联委)主席张威如公开追讨2016年庙会时欠下的7万4000令吉拨款,吃肥肉满口腥味的“狗官”黄伟益竟然发恶,与好色殴妻的“狗官”黄泉安,联手抹黑张威如、欺压宗联委!

是不是张威如的医生资格有问题;
是不是张威如的女朋友很多;
是不是张威如曾在1991年涉及勒索,以及1996年涉及失信案(但法庭过后宣判两案都不成立),黄伟益欠宗联委的2016年庙会7万4000拨款就不必还了?宗联委就不能接管爱情巷50号了?

两黄姓狗官最最无耻的还是,在出动威省的洪门老坑们来搅局不果后,就请出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施压一些华团会馆,以杯葛明年的庙会!

其中两个已肯定不参加明年庙会的是潮州会馆与广汀会馆。

潮州会馆主席黄智绪,也是由陈国平揸晒FIT的韩江中学董事会的名誉顾问;而广汀会馆主席祝友明呢,则也是由陈国平揸晒FIT的槟州中华总商会的会长祝友成的弟弟,所以陈国平一出马,黄智绪与祝友明还会让潮州会馆及广汀会馆参加宗联委明年办的庙会吗?

现在有一个很严重的情况,广汀会馆属下共有18个会馆,既然广汀会馆已表明不参加明年的庙会,属下会馆应该也会跟随,其中庇能台山宁阳会馆就已马上表明不参加了。

还有一点,林冠英最近几个月一直对办庙会地点一带的会馆展开“银弹攻势”,比如拨款20万令吉予大伯公街的福德祠以进行修复工程,以及拨款20万以供五福堂广州府会馆修复具有古迹价值的壁画。

这两个会馆拿了林冠英这么多钱,他们还敢参加宗联委明年办的庙会吗?

所以,可以预见的,宗联委筹办明年的庙会会很辛苦,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最GAI的还是,当宗联委明年向槟岛市政厅申请关路以办庙会时,林冠英敢敢叫市政厅不准批。

或是虽然批准关路,但却叫市政厅执法员总动员的在庙会一带的路段站岗,对停放在路边的车辆不再像往年般网开一面,而是又锁又拖的,令前来参加的民众纷纷掉头而去,给你宗联会的2018年庙会落得小猫两三只,失败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