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会因为巫统代表大会展示他与其老爸林吉祥的肖像而起诉巫统吗?

别傻了!

去翻查林冠英自308大选出任槟首长后这10年来的诉讼案纪录,看看他是否曾经起诉过任何巫统领袖吧!

10年来就只有这么一单:在2012年,因为时任槟巫青团团长赛胡申指他在山竹园土地买卖事件中贪污,林冠英当时就入禀槟高庭起诉赛胡申诽谤。

不过,林冠英只要求赛胡申撤回言论及向他道歉,并没有向赛胡申索取名誉损失的赔偿。

而赛胡申最后虽撤回指林冠英贪污的言论,并没有向林冠英道歉,林冠英却还是愿意跟他庭外和解。

除了赛胡申,还有很多名巫统领袖也曾诽谤过林冠英,但林冠英却“大人大量”,不跟他们计较。

不过,林冠英只让巫统领袖享有免被起诉权而已,其他非巫统领袖如果敢讲他的不是,他绝不轻饶,一定告到你甩裤。

比如槟国阵主席邓章耀,就只因为揭露由于林冠英否决木蔻山热带岛屿渡假村有限公司联同宏升产业公司拟进行的联营发展计划,不只造成槟州发展机构减少进账约7000万令吉,更坐失木蔻山主权,结果被林冠英起诉。

还有,非政府组织“市民醒念团”(CHANT)顾问林倬生,因挑起秃头山及豆蔻村课题,也被林冠英起诉。

林冠英非但起诉巫统以外的任何人士,还默许获得州政府工程的私人承包商,即“两岸三通一槟城”的承包商Consortium Zenith BUCG(CZBUCG)集团起诉质问州政府工程的民青团槟州代团长卢界燊。

卢界燊是因为中国铁建股权有限公司网站指该公司与CZBUCG集团签订的槟城3条大道和海底隧道工程项目的详细设计合约金额为2200万美元(9000万令吉),而非槟州政府所指的3亿500万令吉,就追问2亿1500万令吉的下落,结果被CZBUCG集团起诉。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也一样质疑槟3条大道顾问费暴涨4倍,即高达1亿7750万令吉,可是CZBUCG集团却没起诉他。

Consortium Zenith财团总裁“光头拿督”再鲁(整天跟林冠英搂搂抱抱的旅游部长纳兹里的亲信)说,虽然该财团从2016年5月起至今,遭受到阿都拉曼达兰针对3条大道和海底隧道展开攻击7次,不过他不打算起诉阿都拉曼达兰,

再鲁告诉记者,这是因为他本身也是巫统党员(属于巫统新街场(Sungai Besi)区部):”我身为巫统党员,要我提告另一个巫统党员,我做不到。”

再鲁讲这句话时,林冠英就在他身边,而林冠英竟然对再鲁表明只起诉民青团槟州代团长卢界燊,不起诉巫统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完全没有异议!

除了巫统领袖,林冠英也不会起诉马来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的领袖。

比如伊斯兰指责行动党接受以色列的12亿令吉,准备一旦入主布城后让以色列在波德申兴建海军基地,林冠英到今天都没对伊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除外,有雪州王室血统的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指林冠英的老豆林吉祥接受马哈迪10亿令吉贿赂,也不见林吉祥及林冠英起诉拉惹柏特拉诽谤。

还有,有吉打王室血统的行动党前副主席东姑阿兹曾公开指责行动党暗中和土著团结党达成秘密交易,一旦来届大选成功变天,就让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当首相,而林吉祥任副首相。同样的,林氏父子也没起诉这名东姑。

没错,林冠英曾起诉在脸书上贴文指“槟州海底隧道工程是以直接谈判方式进行而非公开招标”的伊斯兰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不过,跟起诉槟巫青团前任团长赛胡申一样,林冠英最后也跟纳斯鲁丁庭外和解。

同样的,纳斯鲁丁只是撤回该贴文,没有向林冠英道歉,林冠英也没向他索取一毛钱赔偿。

所以说,林冠英恫言可能会因为巫统大会展示他与其老爸林吉祥的肖像而起诉巫统,大家就当着笑话来看就好,千万别当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