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林冠英与“箭粉”口中的“印尼仔”私交有多深厚?

大家都知道,军队是由国防部长管的,为什么林冠英在11月5日凌晨3时半不是打电话向希山慕丁求救,而是向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哭求?

而如果没有任何私交,阿末扎希会在凌晨3时半爬起身,接听林冠英的电话吗?

还有,当阿末扎希过后前来槟城视察灾情时,一下机见到林冠英就很自然的与他相拥。首相纳吉过后前来槟城视察灾情时,都没有与林冠英有这么热情的互动。

很明显的,林冠英在巫统里的好朋友,不只有旅游部长纳兹里一人。

这也是为什么林冠英从不起诉巫统高层领袖,即使被他们诽谤,他也“骨”一声吞下肚。

所以,那些支持林冠英,认为林冠英会为他们干掉巫统的人,是天真又可笑。

其实说起来,虽然马哈迪误国殃民,但比起林冠英,老贼至少赢了一点:不虚假。

马哈迪讲得很清楚,一旦希盟在来届大选胜出并执政,将会恢复推行销售税,以取代现有的消费税。

他坦言,如果只是废除消费税而没有替代收入来源,将会非常糟糕。

反观林冠英,只一昧说一旦希盟入主布城,就马上取消消费税,但却不告诉大家,希盟要怎样填补每年从消费税中获得的400亿令吉收入。

林冠英的虚假,也从他口口声声“我爱槟城”,且又在政府组屋绘上”我爱槟城“的标志,但却在短短9年内售出了5446.8英亩的槟州政府土地显现出来。

还有,林冠英一直吹嘘他领导的州政府多么的透明化,各项工程都是公开招标,可是,除了之前的没公开招标下售卖太子道政府地给槟榔医院之外,最近也给总稽查司踢爆,以他为首的乔治市世遗机构在2014年至2017年6月,有总值303万令吉的16项计划是直接委任承包商,没有公开招标。

如果槟州政府也学华总那样搞年度汉字,“假”这个字,应该年年都中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