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租金最多的威中宏愿组屋不去执法,却到打枪埔组屋赶人锁屋,林冠英还不是要整死谢嘉平?

根据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之前所说的,槟州政府组屋被拖欠组金最严重的有4个,即威中区的宏愿组屋、北海区的峇眼再也组屋和安邦惹惹组屋,还有槟岛东北区的山竹园组屋,当中宏愿组屋的租户截至今年5月共欠下170万令吉!

至于打枪埔组屋却没有上榜。显然的,、打枪埔组屋租户欠租金的情况并不很严重,但槟州房屋局今天却强行驱赶该组屋的15户欠租金的住户。

这当然引起租户们的愤怒,而这团怒火,是烧不到躲在亚逸布爹州选区的林冠英,以及柑仔园州选区的佳日星,反而是打枪埔的当地州议员,公正党的谢嘉平被烧到正着!

林冠英先是抹黑谢嘉平,砌谢嘉平生猪肉,指谢嘉平在槟城大水灾时没到选区丰盛园协助选民,不准谢嘉平处理选民申请水灾援助金的事务,现在又指示房屋局到谢嘉平的选区打枪埔放一把火,给谢嘉平中到够力够力,乌青结血。

林冠英及佳日星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打枪埔租户欠租金,房屋局只是根据条例行事。

但这里有2个问题:

第1:为什么是打枪埔组屋?为什么不是先向欠租金最多的威中宏愿组屋下手?

第2:为什么房屋局一直没有催收,让租户欠下这么多租金?

今年7月公布的2016年度第一系列总稽查司报告就揭露,槟州廉价组屋及人民组屋拖欠租金最久者竟高达23年4个月(总额4万3748令吉),而拖欠管理费最久者达26年(总额达6240令吉),而他们却仍然居住在相关单位。

总稽查司报告也指出,截至去年12月31日为止,槟州3028名租户拖欠了总额达1255万2863令吉的租金,另有6282名租户拖欠总数为464万6962令吉的管理费。

这就是林冠英中的“猫政府”!

说到谢嘉平被林冠英打压,一名老火箭向《槟城头条》透露,其实谢嘉平在还没当州议员之前,就是在2012年就已踩到林冠英的尾巴了。

话说在2012年3月间,谢嘉平在其面子书转贴槟城一家本地报撰写全球首个太上老君花车游行仪式的新闻时,指大会为林冠英进行的迎官礼,是源自中国古代迎接皇帝的仪式,暗讽林冠英想当皇帝。

说到这个全球首个太上老君花车游行仪式,还有一段故事呢!

全球首个太上老君花车游行是由槟城水坝半山莲华洞主办的。很多亚依淡人都知道,在2013年时买下报章整版广告骂林冠英是陈水扁,更派发近400万令吉红包给民众,以“让人民知道槟城出现一名陈水扁”的传奇发展商吴春来,就是莲华洞最大的香客。

而吴春来当时为了讨好林冠英,就指示莲华洞邀请林冠英为全球首个太上老君花车游行主持开幕,更以源自中国古代迎接皇帝的“迎官礼”来迎接林冠英的大驾。

可是吴春来却在2013年大选前突然跟林冠英交恶,而被林冠英指为“奸商”。

吴春来怎会在短短一年,把林冠英从“皇帝”变成台湾最贪腐的前总统陈水扁呢?

根据老火箭的消息:“拢是为着镭啦”!

原来林冠英在505大选前跟吴春来讨上百万令吉的政治献金,由于吴春来当时不巧的正面对财务周转不灵的窘境,他就要求开狮子口的林冠英减一点点,没想到林冠英却马上翻脸,起身送客。

在谈判破裂,无法从吴春来身上榨取到百万令吉的政治献金后,林冠英就指示他当时的幕僚长黄泉安与政治秘书黄伟益,去搞吴春来哥哥吴春安的房屋发展计划。

结果黄泉安与黄伟益就率槟岛市政厅执法员浩浩荡荡的到吴春安兴建的峇都兰樟中央花园四栋高级公寓,谕令吴春安必须拆除非法扩建的所有阁楼(总值近800万令吉),否则市政厅不发入伙准证。

虽然吴春安遵守指示,将四栋公寓的所有阁楼全拆掉,可是黄泉安和黄伟益还是不放过他,他们在两个月后再纠众上门,叫吴春安必须再拆除通往阁楼的楼梯,然后再度给市政厅审核,才可获得入伙准证。

根据报章当时的报道,吴春安向黄泉安及黄伟益解释,他本身有向市政局提呈增建阁楼的申请,但苦等3个月仍无任何下文,所以才被迫进行增建计划。

虽然吴春安低声下气的解释,且整个过程中都保持着知错的表情,可是黄泉安却仗势欺人的当着众人面前大发雷霆的怒骂吴春安,令吴春安窘难不已。

尽管已通过幕僚长黄泉安羞辱及为难吴春来的哥哥,但林冠英还是不罢休,他过后再对吴春来发动第二波的攻击。

当时,林冠英因为被民政党揭露以超低价格出售政府地给朋党,就转移视线的指民政党前主席陈锦华(已故)在90年代出任槟岛市政局主席时,也低价大卖州政府土地,包括新光大购物广场地段以及美兰园城中城购物广场地段。

林冠英把陈锦华扯进他与民政党的骂架中,主要是想借陈锦华的口,把吴春来抖出来。因为,新光大购物广场以及美兰园城中城购物广场地段都是卖给吴春来。

虽然陈锦华没上当,不讲出吴春来的名字,但槟城人都知道,林冠英是在借刀杀人。

只因为不愿给百万令吉政治献金就一直被林冠英咬住不放搞针对,吴春来当然很生气,于是他就在505大选竞选期间展开反击行动。

吴春来先是买了报章一整版的广告,指林冠英是槟城的陈水扁,过后天天在林冠英的亚逸布爹州选区举办免费大食会,甚至在自己生日当天,在亚逸布爹州选区大派1000令吉的大红包给该区每一名选民(共近400万令吉),以倒林冠英。

对于吴春来展开的银弹攻势,林冠英当然恐慌不已,于是就想出一个苦肉计--叫他太太及一批行动党支持者以反抗金钱政治之名,到极乐寺的观音圣像前举行集体落发,以博取同情。

结果天没眼,最后给他过关,505大选再度高奏凯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