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林冠英,你赢了!

槟州各姓氏宗亲联委会真不知量力,拿个屁跟槟城的“神”斗啊?人家不给你拨款,再叫几个大华团领头搞杯葛,看你们如何办新春庙会?

不过,宗联委宁可停办明年的庙会,也不向国阵要求拨款,是正确的决定,因为一拿国阵的钱,林冠英肯定大作文章,指宗联委是国阵的外围组织,趁机转移整个事件的导火线–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拖欠宗联委2016年的庙会拨款不还引起。

其实,2018年没有新春庙会,损失的不是宗联委,而是槟州的华社,特别是华裔商家。

新春庙会一直都是槟城华人农历新年期间的重头戏,2017年的庙会就吸引20万人次出席,当中有至少一半是外州及外国游客。而外州及外国游客涌入槟城参加庙会,所有与旅游业有关的行业如酒店、民宿、小贩、餐饮业及专做游客生意的小商等全都受惠,庙会期间收钱都收到手软。

可是明年,大家都没呢只歌仔唱了,全都见财化水了。

林冠英的可恶是不在话下的,但最令人失望的还是,很多华团都怕得罪林冠英,不敢参加。

一些华团是贪图林冠英的拨款,一些则贪图林冠英在州元首华诞时给予的封赐,所以都纷纷找借口不参加庙会,把华团肩负文化传承的使命,全都丢进粪坑里。

其实,林冠英能在槟城只手遮天,为所欲为,全都是华社一手造成的。

林冠英一坐进光大28楼后,就先拿槟城华团最高领导机构—-槟州华人大会堂来开刀。

林冠英以槟华堂的团拜“没具备社会意义及符合社会经济公正”,以及“没具备回酬性质”为由,拒绝像国阵前州政府般,拨款支持槟华堂的新春团拜。

林冠英当时也拒绝像国阵前州政府般,与槟华堂联办元宵节庆典。

可惜槟华堂领导人没HOOD,向恶势力低头,乖乖的改为提前在年初十四办元宵节庆典,以让出年初十五给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办官方元宵节庆典。

在食髓知味下,林冠英接着就向姓周桥下手。故意于年初九在姓周桥搞另一场天公诞庆典,与姓周桥桥民的天公诞庆典打对台。

不过,对付姓周桥桥民比较棘手,林冠英于是就出动黑白两道,迫姓周桥理事会屈服。

林冠英一方面通过槟岛市政厅执照组不停骚扰姓周桥的小商,一方面指使其金主陈国平通过在海乾一带呼风唤雨的私会党“20”向姓周桥理事会“晓以大义”,结果姓周桥理事会只好民不与官斗,最后答应跟林冠英联办天公诞庆典。

林冠英欺压槟华堂及姓周桥桥民时,槟城华社都没出声,任由他鱼肉华堂及姓周桥 桥民,他还不食住个势,要搞谁就搞谁?

所以,日后再有其他华团受到林冠英欺压时,请别靠北,因为这头恶狼是你们养大的。当恶狼向华堂、姓周桥及宗联委张牙舞爪时,你们都不出声,轮到你们时,还有谁会为你们仗义执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