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就只因为宗联委主席张威如讲了这么一句话:“若听话就可获得拿督勋衔”,槟州政府才不拨款支持宗联会明年的新春庙会吗?

林冠英说,由于张威如到今天仍未对“若听话就可获得拿督勋衔”言论作出交代,而州政府如果还与宗联委联办庙会的话,就等同默认这个莫须有的指控。

其实大家都知道,林冠英不再拨款支持已成国际文化品牌的槟城庙会,当然不只是“若听话就可获得拿督勋衔”这么一句话。

张威如的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是在向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追讨被拖欠的2016年庙会7万4000令吉拨款,以及在为宗联委争取接管名英祠位于爱情巷的产业时,得罪了对庙会这块“肥肉”流口水的狗官黄伟益,以及整个事件都跟他无关,却硬插一只脚进来给人屌的狗官黄泉安。

林冠英在槟城是神一般的人物,他的狗官当然也属神犬之类,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岂容你张威如这么一个小小华团的领导人谩骂?

于是两名狗官就开始对张威如展开一连串的人格谋杀行动,包括指张威如其实只是医学生,不是医生,却一直自称医生到处招摇、滥用国会程序向内政部追问张威如N年前的案件、利用政权致函新加坡当局,破坏张威如在新加坡的上市公司。

两名黄姓狗官接着又到威省找一批过气的黑社会大佬,打着“义兴后生兄弟”的字头跟宗联委争爱情巷产业。而林冠英则通过金主陈国平指示华团会馆,杯葛宗联委的明年庙会。

现在还有天理吗?欠钱以及食言的人,竟然还能大声夹恶?

张威如只是向黄伟益讨回欠款,以及向林冠英索讨义兴公司的产业而已,竟面对林冠英和他的两名黄姓狗官疯狂追杀,他当然佛都有火啦,结果就举办团结宴,大数林冠英与两名狗官的臭史,并爆出“若听话就可获得拿督勋衔”言论—-“州政府曾推荐宗联委某宗长受封拿督勋衔,不过对方拒绝了。”

要搞清楚的是,张威如当时是说:“若听话就可获得(州政府推荐)拿督勋衔”,意即他有说出“州政府推荐”五个字,并没有提到州元首,可是林冠英却诬赖他把州元首拖下水。

其实大家都知道,受封人士的勋衔,都是由州政府向槟州元首推荐的。

程序是这样的,希盟议员及希盟各盟党的区部先提呈建议受封者名单给林冠英,林冠英批准后,再向州元首推荐。

而那些跟槟州政府搞对抗(不听话)的人,即使有希盟议员及希盟各盟党区部的支持信,有可能会获得林冠英向元首推荐受封吗?

比如那些对槟城的环境及古迹做出很多贡献的非政府组织领袖,他们如果受封勋衔是绝对实至名归的,但林冠英却没有向州元首推荐他们受封拿督,因为他们不听话,整天为了几棵老树、几间老屋、几片山坡地,跟州政府搞对抗。

所以,“若听话就可获得(州政府推荐)拿督勋衔”是铁一般的事实,并不是莫须有的指控。

很明显的,林冠英蓄意的将张威如的言论扭曲成,张威如指责槟州的拿督勋衔是可以用钱来买的。这是很严重的指控,特别是他还恶意的将州元首扯进来,暗示张威如指责州元首卖勋衔,所以相信张威如很快就要大祸临头了。

不过,诚如张威如所说般:“人在做,天在看”,林冠英如何打压华团,非但天在看,也有不少保持沉默的人也在看着。

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曾说:“你可以在某个时段欺骗所有人,也可以长时期欺骗一部分人,但你绝对无法在所有时间里欺骗全体人。”

我们就放长双眼等这一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