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买宗联委执行秘书郭素岑,林冠英准备在年初十搞变相的庙会!

《槟城头条》收到消息,林冠英其实早在今年5月间,当张威如公开向其“名种狗”黄伟益追讨去年庙会的欠款7万4000令吉后,就已决定不会拨款给宗联委以办明年的庙会。

林冠英也在那时就通过其“红卫兵”张燕芬指示槟城庙会最初发起人之一的欧宗敏,找也是庙会发起人的郭素岑,暗中商议在明年踢掉宗联委,然后联手搞庙会。

 

据知,郭素岑原本是不答应这么做的,因为她毕竟是受薪的宗联委执行秘书,这样拆“老板”的台是很没道义的,并继续积极的为宗联委筹备明年的庙会工作。她当时还代表张威如拿2016年庙会账目簿到黄伟益的服务中心,交给“矮种狗”王宇航呢。

郭素岑当时还代表张威如拿2016年庙会账目簿到黄伟益的服务中心,交给“矮种狗”王宇航呢。

岂料宗联委在七月尾却决定将明年的庙会交给青联委负责。

“草莽”领袖做出这样的决定,郭素岑当然跳起来了,而在最近,宗联委更与青联委决定,暂停明年的庙会,郭素岑更是怒不可遏,于是就决定叛变。

郭素岑就找回欧宗敏,答应在年初十和他联手搞一场“不靠东也不靠西,摆脱财主的约束,跳出即有的框框,没有大场面,紧接人脉与地气,发挥民间的力量,真正代表槟城精神的民间庙会”。

而郭素岑“吃碗面反碗底”的消息传到宗联委及青联委的耳里后,他们当然“起了很大的反弹”,警告她如果不“共进退”,将对她采取严惩行动。

郭素岑与欧宗敏

了解郭素岑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茶煲”,当年她在郭氏汾阳堂担任执行秘书时也因为搞是搞非,最后被辞退。

而现在,她既然敢在“丁酉年槟城庙会”面子书里对宗联委及青联委呛声,并扬言将在年初十搞“真正代表槟城精神的民间庙会”,显然的,她已向林冠英那边“埋堆”了,根本不怕被宗联会严惩。

只是奇怪的是,既然不愿与宗联委“共进退”,郭素岑却还是脸皮厚厚拿宗联委的薪水,没自动辞去宗联委执行秘书的职位。

另一方面,《槟城头条》也获知,由于不想让人讲又再骑劫华人的民间文化活动,林冠英不会公开宣布拨款给郭素岑及欧宗敏联手搞的“真正代表槟城精神的民间庙会”。

林冠英会通过秘密的“水管”,输送一笔钱给他们两人,并指示黄伟益安排其专用节目策划人TLM公司董事经理黄继昇从旁协助他们。

黄继昇就是“占领土库街”的节目策划人,也是槟城灯会的策划人,以及2016年庙会策划小组成员。凡有黄伟益涉及的大型活动,必是交由此人负责节目策划,大家去发挥想象空间吧!

(贴士:黄伟益和黄继昇都有同一嗜好—-“肥肉”)

除了收买郭素岑,搞到宗联委内乱之外,原来林冠英之前还通过北马厂商公会主席黄英福,叫一些大型华团杯葛宗联委原本准备在明年举办的庙会。

《槟城头条》收到消息,林冠英除了通过其“金主”陈国平,叫潮州会馆不参加明年的庙会之外,他还通过一直捧他大腿的北马厂商公会主席黄英福,叫海南会馆也杯葛。

林冠英与韩景光

海南会馆的主席韩景光也是北马厂商公会副主席,跟黄英福是阿邦阿烈,黄英福讲了一声,韩景光就马上决定海南会馆不参加明年的庙会。

还有,原来广汀会馆也杯葛,韩景光也有“功劳”,因为韩景光跟广汀会馆主席祝友明也是阿邦阿烈,韩景光能出任海南会馆主席,是祝友明扶他上来的。

所以,林冠英说他没干涉宗联委的庙会,明年的庙会办不成跟他无关,只有白痴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