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庙会事件越闹越大,有一个人每晚睡着也会偷笑,这人就是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

因为大家现在都在争论,庙会明年应不应该继续举办,已忘记黄伟益欠宗联委的7万4000令吉拨款到今天仍分文未还。

黄伟益在7月21日召开记者会时曾承诺,只要宗联委将2016年庙会的账目交给他的稽查师稽查,他会通过其选区拨款支付所拖欠的7万4000令吉。而宗联委已在7月31日将2016年庙会的账目簿交给他,可是直到4个多月后的今天,他的稽查师竟然还没查完。

黄伟益一直在施展拖字诀,包括找威省区的过气洪门叔父组成“义兴后生兄弟”争爱情巷50号产业,又查宗联委主席张威如的医生资格、搞张威如的新加坡上市公司,以及在国会查问张威如N年前的案件,就是要转移视线,让大家忘记他仍欠宗联委7万4000令吉。

说到黄伟益的“臭脚”(欠钱不还),其实这已不是第一次了。

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黄伟益之前也曾因为欠钱不还,而被人告上法庭。

事情是这样的:黄伟益在2008年以林冠英政治秘书的身份,委任他同学陈俊业的节目与活动制作公司FT PRODUCTION,于2008年8月30日晚上,在光大与新光大之间的马路上,办一场歌舞娱乐表演,以迎接国庆日。

而在节目结束后,当陈俊业向黄伟益索讨制作费时,他的这个老同学却跟他ESOK LUSA。

虽然陈俊业一直不断的向黄伟益追讨这笔欠款,可是黄伟益却找借口拖延,就是不要还钱,陈俊业在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在2012年8月间通过诉讼,在法庭向林冠英与黄伟益索讨制作费加上利息共达8万1521令吉87仙。

而在法庭审讯此案期间,由于林冠英和黄伟益未在法律规定的14天內呈交抗辩书,结果地庭法官宣判起诉人陈俊业胜诉。

林冠英及黄伟益过后通过州法律顾问提出上诉,要求法庭撤销此判決。

不过,在法庭于当年9月10日做出判决的前几天,林冠英却叫他的“金主”陈国平找陈俊业“讲数”。

大家都知道陈国平是槟城的首恶,在他的淫威下,陈俊业只好跟林冠英及黄伟益庭外和解。

虽然陈俊业共被林冠英及黄伟益拖欠8万1521令吉87仙(加上律師费及堂费等费用共达8万2821令吉87仙),但最后只能拿回5万令吉。

说起来,宗联委被黄伟益欠7万4000令吉,其实是活该的,因为他们在2015年接手办庙会之前就已知道黄伟益”臭脚”了,却还要跟他合作。

黄伟益是在2014年开始担任庙会大会主席,他在当年的庙会结束后,没立即把庙会拨款全数交给青联委,结果导致青联委不断被庙会的软硬体承包商追讨欠款。

虽然青联委当时还主动邀请黄伟益到会计楼查帐,并安排专业会计师向黄伟益解释完整的庙会账目,但黄伟益始终还是不愿交付欠款。

黄伟益是迟至2014年8月20日才甘愿发放余款,但却少了2万令吉。

这2万令吉是青联委准备用来慰劳义务参加庙会的超过80个团体,以及大约300名志愿工作人员的,而黄伟益不付这2万令吉,很多不知情的团体及志愿工作人员以为青联委“猫”,明明说会有慰劳最后却不慰劳,令青联委吃死猫。

因此,青联委在2014年11月召开会议时,全体一致投票通过,决定不参加黄伟益担任大会主席的2015年庙会。

而宗联委都知道黄伟益吃掉青联委的2万令吉,却还相信“狗会改吃屎的习惯”,照跟“名种狗”黄伟益合作搞庙会,结果最后不是中lor?

所以,你们说,宗联委是不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