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林冠英收卖以骑劫庙会的郭素岑被起底,原来她是90年代丹绒地陷时暗中大捞一笔的“笑”医生刘庆伦的太座!

这里就跟大家讲一段故事,让大家了解刘庆伦当时如何狠刮一笔。

话说那个于505大选时在报章买下整版广告,指林冠英是陈水扁的传奇年轻富豪吴春来,于1996年在港仔乾挖地下层以建港仔乾广场(后称新光大广场)时,因为地底水流失,导致附近一带,包括香港巷、汕头街、江沙律、林萃龙路、沓田仔、头条路及二条路的逾350间战前老屋出现严重的龟裂,受影响的人多达5000人。

当时,刘庆伦的那间位于江沙律,专医精神病人的所谓心理科诊所也受影响,于是他就趁机组织“丹绒屋裂行动委员会”,发动全民签名请愿运动,表面上是为受影响的居民及商家请命,要求州政府禁止这项发展计划,其实是向发展商吴春来讨好处。

由于地底水严重流失,吴春来已须拿出600万令吉以展开补救工程,现在又面对刘庆伦领导的“丹绒屋裂行动委员会”的阻扰,造成工程被市政厅下令停工,搞到吴春来一头烟。

吴春来知道,刘庆伦领导的“丹绒屋裂行动委员会”很难搞,因为在这个委员会施压下,州政府是不会允许他的工程复工的,于是就私下找刘庆伦“倾”。

传奇富豪自动送上门,刘庆伦又不是善男信女,还不趁机teiok他?

根据江湖传说,刘庆伦当时跟吴春来要了数间房屋及商业单位。

吴春来一向出手阔绰,何况送上几间房屋及商业单位,就可令当时耗资逾2亿令吉的新光大广场工程复工,这条数谂得过,于是一口答应了。

刘庆伦在捞到好处后,他领导的“丹绒屋裂行动委员会”就不再要求州政府禁止新光大广场工程,只要求吴春来修补所有龟裂的屋子,结果新光大广场工程在短短4个月半后复工。

刘庆伦在食髓知味下,不久后,当皇后湾广场在初兴建出现问题时,他也以其中一个单位的业主身份,组织行动委员会,要敲该广场发展商一笔。不过,这个发展商不像吴春来这么容易搞掂,所以刘庆伦捞到不任何好处,无功而返。

虽然刘庆伦在吴春来那边捞到几个房屋及商业单位,但冤枉来的钱也会冤枉去,所以他这最近几年已销声匿迹,几乎神隐,由其太太郭素岑到会馆担任执行秘书养家。

所谓有夫唱妇随,老公既然爱敲诈,老婆当然也爱捞钱,听说郭素岑在宗联委这2年负责办庙会时“暗贡”了不少油水,而宗联委不办明年的庙会,等于断了她的财路,所以她拼着被宗联委开除,明年也要自己搞庙会。

江湖传闻,林冠英已通过第一届庙会发起人之一的欧宗敏答应郭素岑,一旦宗联委开除她,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那边已留了一个位子给她。

除外,林冠英也答应,会通过他的金主陈国平、北马厂商公会主席黄英福等人号召各华团会馆支持郭素岑的庙会。

至于经费,虽然槟州政府不方便发放,但林冠英的金主以及那些等着明年受封的“听话人士”,会“随缘随缘”的,不必担心。

这就是为什么郭素岑有持无恐,拼死都要在明年华人新年的年初十办庙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