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说,当行动党发现伊党由哈迪阿旺领导后就变质,并为落实伊刑法而变得极端后,就即刻与伊党断交。

林冠英也说,在槟城,以行动党领导的州政府是完全与伊党断交,包括将社委会全部切割。

真的是这样吗?

好心你们别“晓晓”给林冠英“仙”啦,去翻查旧报纸或上GOOGLE查查看吧!实际情况是这样的:不是行动党发现伊党变质后“即刻”与伊党断交,而是伊党先宣布与行动党断交,行动党在10天后才表明接受断交。

伊党代表大会是在2015年6月6日通过跟行动党断绝关系的议决,而林冠英在6月16日才发布声明,接纳伊党大会的这项决议。

这就像一对夫妻,伊党这个做丈夫先宣布休掉行动党这个妻子,而“弃妇”行动党在10天后只好黯然接受被抛弃的事实。

没错,行动党中委会确实有在2015年3月24日议决,停止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共事,但请看清楚,只是停止与哈迪阿旺一人共事,而不是停止与整个伊党共事。

也请看清楚,林冠英当时的用词是极温和的“停止共事”,而不像伊党般强硬的“绝交”。

还有,行动党当时停止与哈迪阿旺共事,并不是如林冠英现在所说的,纯粹是因为哈迪阿旺要落实伊刑法。

林冠英在2015年3月25日发出的停止与哈迪阿旺一人共事声明,有列出3个原因:

(1)哈迪阿旺背叛民联最高理事会集体议决支持旺阿兹莎为民联雪州大臣唯一人选,最终导致长达数月、几乎击垮民联雪州政府的危机;

(2)哈迪阿旺在2015年2月8日的民联最高理事会承诺,吉兰丹州伊刑法草案将在之后的民联最高理事会討论后才提呈议会,但他却没有践诺;

(3)哈迪阿旺在伊党中委会和民联最高理事会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于今年3月18日向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

看到了吧,不纯粹只是因为伊刑法,也因为哈迪阿旺不支持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大臣。

再看清楚,行动党也不完全是因为伊刑法才停止与哈迪阿旺一人共事,请看第2个原因:哈迪阿旺之前在民联最高理事会上承诺,丹州伊刑法草案将在民联最高理事会讨论后才提呈给州议会,但哈迪阿旺最后却违诺,在民联最高理事会讨论之前就提呈给州议会。

看明白了吧,行动党只是不满哈迪阿旺违诺,没与民联盟党商议。

还有第3个原因,哈迪阿旺在伊党中委会和民联最高理事会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这个也跟第2原因一样,都是不满哈迪阿旺没在事先跟民联盟党打个招呼。

如果哈迪阿旺在提呈丹刑事法草案之前,以及在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前,都有先跟民联盟党讨论,行动党会停止跟他共事吗?

至于林冠英说,以行动党领导的槟州政府是完全与伊党断交,包括社委会也全部切割,也是屁话!

去问问林冠英,槟州伊斯兰教理事会主席是谁?

如果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真的完全与伊党断交,为何伊党峇东巴西区州议员沙列曼仍可继续出任槟州伊斯兰教理事会主席这个官职?

林冠英自己还曾多次表明,沙列曼仍是槟州希盟政府的一员呢,这算什么屁断交?

至于说伊党槟州社委会也全部切割,更是可笑。

伊党在2015年6月6日正式跟行动党断绝关系后,林冠英竟然一直都不敢动伊党在槟城的1083名社委会成员。

这1083名伊党社委会成员是迟至2015年11月22日,在伊党下令下才集体辞职,不是被林冠英革职的。

如果不是伊党下令他们辞职,这1083名伊党社委会成员可能到今天仍每个月都继续领取州政府的津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