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撑腰,你相信单凭郭素岑和几个毛都没生齐的小伙子,能搞得起山寨版的“2018年戊戌年槟城庙会”吗?

郭素岑每个月只从宗联委那儿领取4000令吉的薪水,她在还没开始对外筹款以办山寨版庙会之前,有能力聘请会计公司为她打理庙会的账目吗?

宗联委主席张威如最近有提到一个很重要的POINT:当青联委向宗联委表示,因为受到种种阻碍,无法继续筹办明年庙会时,宗联委主席团有找郭素岑与文化队商议,当时副主席许开景还问郭素岑,是否能协助主办小型的庙会?郭素岑当时说不能,因为她与丈夫已定在春节会出游。

而在宗联委宣布停办明年庙会后才没几天,郭素岑却突然来个背后插刀,宣布将自行办庙会。

郭素岑不是已跟她的“笑医生”丈夫定好在春节出游行程吗?怎么又能办庙会了?

如果没有拿到甜头,你相信她会不惜冒着失去宗联委执行秘书这份优差,“吃碗面,反碗底”吗?

至于给郭素岑甜头的人,当中肯定有两个把张威如当成杀父仇人的狗官。

两狗官在知道宗联委决定停办明年的庙会后,就收买“有其夫必有其妻”的郭素岑,叫她搞这场山寨版庙会,主要是拉一些大型华团,最好是拉到一直与宗联委站在一起的华团参加,以显示宗联委已不再受到华团的支持。

但郭素岑毕竟年纪大了,又长得很抱歉,不像两名狗官的夫人般又貌美又风骚,要她拉这些大华团,特别是一直与宗联委并肩作战的华团支持她的山寨版庙会根本不可能,所以就由狗官们出面,或利诱或威迫这些华团参加山寨版庙会。

最新表明将参加山寨版庙会的是南阳堂叶氏宗祠。

南阳堂叶氏宗祠非但在张威如于8月间办团结宴时有出席支持,其前任会长叶良发还是庙会的发起人之一,现任主席叶谋通更是宗联委前主席。

叶谋通去年5月间在叶氏宗祠第30届理事就职典礼上致词时,因为不满槟州政府准备把庙会交托给黄伟益专用的活动策划公司负责人黄继升策划与筹办,而义正词严的这么斥责:“常说‘兼听则明’,做为英明领袖,纵然本身是十项全能,十八般武艺样样皆精,也要学习弯下身子去听不同声音,以不同角度来考量问题,才能做出更明确和周全的决策,让更多人受惠。”

多么的慷慨激昂啊!

没想到,叶氏宗祠最后还是“沦陷”了!

不过,叶良发及叶谋通都没有出面表明支持山寨版庙会,而是由该宗祠总务叶立选为郭素岑站台。

那么,叶立选又是什么背景呢?

叶立选的哥哥名叫叶立远,叶立远就是林冠英金主林建成控制的百年老报的董事。

所以,叶立选站出来支持郭素岑的山寨版,你会感到意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