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狗官拦路,槟岛华人市长看来“冻过水”了!

随着槟岛市长麦姆娜将在近期前往紐約及肯雅出任联合国人居署(UN-HABITAT)执行总监,《南洋商报》及《光明日报》都预测,槟岛市政厅秘书尤端祥接任槟岛市长的呼声最高。

两家报章看好尤端祥,除了因为尤端祥是槟岛市政厅里资历最高者之外,也因为市政厅秘书升任市长,在槟城已是一个传统。

之前的槟岛市政局主席陈清水,就是从市政局秘书升上来的,而上一任市长芭达雅,原本也是市政局秘书。还有,目前的威省市政局主席罗查里,同样也是市政局秘书出身。

其实尤端祥在芭达雅退休时,原本就应该以市政厅秘书的身份升任市长的,但林冠英当时却偏偏不让他升任市长,宁愿把威省市政局主席麦姆娜调过来出任槟岛市长。

林冠英这样做,除了是因为麦慕娜有“6万年基因”之外,主要还是她是一名女性,林冠英可拿这一点来骗槟城的妇女–—-哪,你们看,我林冠英多么照顾妇女,槟岛市长的官位,我还是继续保留给你们姐妹,不给那些臭男人。

说起来,尤端祥也怪可怜的,他在出任槟岛市政厅秘书之前,曾担任市政厅建筑师、建筑师主任及建筑监管局主任,在市政厅的资历极深。反观麦姆娜当时只在槟岛市政厅里担任规划及发展局主任而已,职位比尤端祥还低。

可是林冠英在出任槟首长后的第二年,就把麦姆娜擢升为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总经理,2年后再升她为威省市议会主席,过后更委任她为槟岛市长,让麦姆娜转一个ROUND就变成尤端祥的上司。

好不容易盼到麦姆娜要离开,尤端祥眼看就可“多年媳妇熬成婆”了,槟岛市长这个官职也终于又由华人出任了,没想到却有两个狗官从旁杀出,冷言冷语,指尤端祥根本不够资格担任市长,是有人放风声给记者,替尤端祥造势,以施压林冠英让尤端祥出任市长。

这两名狗官就是搞到槟城乌烟瘴气,并造成华团大分裂的黄伟益和黄泉安了。

黄泉安在《光明日报》报道“尤端祥接任槟岛市长的呼声最高”后,马上在他的面子书上贴文,指这是有人在背后为尤端祥造势,以助尤端祥出线。

黄泉安说,要出任市长,至少须有JUSA B 等级,而尤端祥升任市政厅秘书才6个月,可能还没达到 Gred 54等级,除非有“线人贵人恩人”护航才行。

黄泉安口中的“在背后为尤端祥造势”,以及为尤端祥护航的“线人贵人恩人”,究竟指的是谁?

还有谁?当然是曹观友啦!

曹观友是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而尤端祥自升任市政厅秘书后,就一直在曹观友身边打转,这看在两个与曹观友有心病的黄姓狗官眼里,当然极不受用啦!

黄伟益就曾经公开的在面子书里这样鸟尤端祥:“市政厅秘书,原建筑组主任每天跟着首长或阿曹进进出出干什么?工作不用做了吗?”

而黄泉安现在暗指曹观友在背后为尤端祥造势时,黄伟益又来了,他说 :“尤端祥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出席首长及曹观友的节目了?!原来市长的工是这样做的。”

现在的问题是,两个狗官一直对着尤端祥吠,林冠英会因此而再次叫尤端祥继续坐回市政厅秘书的办公室,然后另找有“6万年基因”的出任市长吗?

别说两个狗官一个曾是林冠英的幕僚长、一个曾是政治秘书,是林冠英的心腹,就他们指曹观友在背后替尤端祥造势这一单,就足于“煮死”尤端祥了。

谁不知道林冠英与曹观友在公开场合时,彼此都是笑里藏刀的?

但林冠英要找什么借口不让目前在槟岛市政厅里资历最高者的尤端祥接任市长呢?

黄泉安在他面子书里就为林冠英献上一计:虽然地方政府事务归州政府管,但自从实行《1976地方政府法令》之后,联邦政府就有权干涉地方政府主席/市长的委任。

这即是说,林冠英只要推说是联邦政府不接受尤端祥接任市长不就行了吗?

所以,《槟城头条》温馨提醒大家,出外要小心,别踩到狗尾巴,否则轻则损手烂脚,重则无法升官发财就“该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