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什么世界?妹仔竟然大过主人婆?

主人因被高官打压,无法再办活动,而那个吃主人、穿主人、只差没睡主人的妹仔,却敢敢的与高官勾结搞活动,可是主人婆却奈妹仔不何,不能把她赶出家门,只能自己暗谷。

对,说的就是宗联委执行秘书郭素岑这个反骨妹仔!

有人说,宗联委不办庙会,难道郭素岑就不能办吗?

郭素岑要办庙会不是不可以,但她目前仍是宗联委执法秘书,拿宗联委的薪水却公然违抗宗联委的决议在外头自行办庙会,这就是没道义,没有礼义廉耻。

自称热爱中华文化的郭素岑如果还有廉耻心的话,就应该自动辞去宗联委执行秘书职才去搞庙会,这才真正算是以个人名义搞庙会。

举个例子,如果林冠英突然“起笑”,宣布行动党杯葛来届全国大选,而林冠英的政治秘书黄汉伟却以个人名义参加大选,可以吗?

肯定给林冠英的粉丝痛骂没道义,没有礼义廉耻,屌到他屁股开花啦!

相信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郭素岑到今天都不自动辞去宗联委执行秘书职?虽然这个职位是一份优差,每个月领4000令吉的薪水,又不必天天上班,只在宗联委有开会时才需要出现。但郭素岑在老公是一名医生啊,况且又在丹绒地陷时捞了一大笔,她何苦留在宗联委里给人骂是“二五”?

据了解,郭素岑一直不肯辞职,是因为她要让宗联委开除她。

宗联委如果开除她,她就会博到同情,人们会为她叫屈,说她为了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却受到宗联委迫害。

说到庙会是华人的传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硕士,现为马大中文系博士候选人,迄今出版《槟城三书》套装、《我的老槟城》散文集、《岛城的那些事儿》评论集、《恋念槟榔屿》等书籍的写作人杜忠全,最近在《当年大马》的专栏里写的一篇题为:《新春庙会:谁的传统?》这么说:

…庙会当然是华人的传统文化,但算不上乔治市或槟岛人原有的过年传统。如非得说为传统,那是一种新传统吧。…乔治市的新春庙会是经过设计而有的,不是原生态的传统文化。

所以,郭素岑别扮伟大,什么传承先人所留下来的文化瑰宝,什么拯救濒临消失的传统文化,说穿了还不是贪图狗官给予的好处?

所以,威省北海黄氏江夏堂永久顾问黄家业指郭素岑是“槟城女版吳三桂”,是非常贴切的。

现在最可怜的是宗联委,又不能对郭素岑采取行动,又面对一些贪图高官好处的宗祠家庙的背叛,还被不分青红皂白的行动党盲目粉丝攻击,完全处于挨打的份。

这印证了“民不与官斗”这句话。

还有一件事,宗联委主席张威如终于说出在7月7日名英祠开放日那晚,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的夫人塞在他手上的是什么文件。

由于貌美的黄夫人当时拉着两个女儿,悄悄的在张威如背后拍了一下,然后塞这文件给张威如,而张威如当场将文件撕破,加上黄伟益在受记者询问时,又说不知道自己的老婆交什么给张威如,结果难免令大家一边窃笑,一边胡思乱想。

现在张威如揭盅了:原来这文件是他在2、30年前因为商业纠纷而被指涉及刑事案的纪录。

黄夫人是用这文件威胁张威如,如果继续和州政府缠斗,她就要公开这文件。

这里有个疑问,黄夫人如何能这么神通广大,在7月7日之前就已掌握张威如N年前涉及刑事案的纪录,但她却没告诉自己的老公黄伟益,害他被记者问时口哑哑,不知自己老婆交什么给张威如,直至11月间才在国会里向内政部查问到张威如的这些刑事案记录?

看来这个娇滴滴的黄夫人非常非常可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