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准拿督”(DJN)就换来伍氏家庙答应让山寨版庙会在该宗祠搞第一场造势活动,林冠英还敢否认只要听话就可受封?

知道为什么“女版吴三桂”郭素岑在元旦搞的山寨版庙会第一场造势活动,是选在伍氏家庙举行吗?

因为伍氏家庙的主席曾受到林冠英的恩惠啊!

伍氏家庙主席是伍冠福,他刚在2017年7月时受封准拿督。

说起伍冠福,还一段故事。目前在丽泽A校执教的他,以前是被黄伟益讥为“青蛙”的林武灿的跟班,因为人木纳,一直都不能上位。

后来林武灿一度淡出政坛后,伍冠福就转去槟州中元联合会揾食,结果给他靠到当时的中元联合会主席林炎葵,进而捞到总务的要职。

很多人都知道,中元联合会一直都是林炎葵牢控着的,虽然林炎葵已不再是主席,但中元联合会上上下下还是听他支笛,而靠林炎葵才攀上总务位的伍冠福,对林炎葵更是唯唯诺诺、唯命是从。

林炎葵虽然有马华背景,但人在曹营心在汉,一直都在奉承着林冠英,比如林冠英把又有化粪池又有排污站的安邦惹惹污秽地充当非回教宗教膜拜场所集中地,卖给非回教宗教组织,林炎葵竟然说这是黄金地段,他全力支持林冠英的作法。

林炎葵也曾在2011年公开说,他在2008年308大选后,每天都心情愉快,并指“bo hood榴槤”会啃到喉咙:“有人说bo hood榴槤好吃,但我却不喜欢吃bo hood榴槤。”

大家应该都知道林炎葵说的“bo hood榴槤”是影射谁吧!

林炎葵为什么要这样托林冠英的大脚呢?原来是因为林冠英在2008年坐进光大28楼后,在当年7月推荐受封拿督的名单当中,当时是中元联合会主席林炎葵,名字就在其中。

林炎葵在封拿督后的第二年就回报林冠英,他找当时的槟州民青团团长胡栋强吵架,因为胡栋强指责林冠英诬赖国阵前朝州政府在处理推荐受封勋衔时,要受封者付钱。

林炎葵当时替林冠英辩驳,指林冠英并没有指责国阵前朝州政府向受封者讨钱,是胡栋强心虚的“对号入座”。

奇怪,什么时候中元联合会主席变成林冠英的助理,替林冠英辩驳?

除了拿督勋衔,林炎葵也欠林冠英一个人情:以他为首的大山脚柏达镇庆赞中元组织每年在泊车场搭帐篷庆中元时,威省市议会总是拒绝,每年都是靠行动党领袖替他搞掂市议会。

而在2017年申请时,还是遭到市议会拒绝,于是林炎葵就向林冠英投诉。根据林炎葵的说法,在林冠英介入后,非但两三个小时内问题就解决了,而且他的庆中元组织只需缴付310令吉,省下数千令吉(原本须付4376令吉10仙)。

既然林炎葵把林冠英视为“有hood的榴槤”,当着神来拜,跟着林炎葵揾食的伍冠福,会不跟着林炎葵猛擦林冠英的鞋吗?更何况林冠英5个月前才送个准拿督给他。

顺便在这里提一提,非但伍氏家庙主席伍冠福深受林冠英的恩惠,伍氏家庙总务伍瑞尧也欠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人情呢!

伍瑞尧也是红灯角土桥尾组屋居协主席。黄伟益去年才联同“矮种狗”王宇航以及另2名市议员拨款重铺土桥组屋两块市政厅所拥有的空地,以让该组屋居民免费停放车子,令伍瑞尧感激涕零。

而既然主席及总务都曾受林冠英与黄伟益的恩惠,伍氏家庙敢“托手挣”,不打开大门,让“女版吴三桂”于元旦在其家庙风风光光的为山寨版庙会搞第一场造势活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