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素岑女士:

先谢谢你“诚意”邀请《槟城头条》的作者张宇轩与林杰祥跟你喝杯茶,面谈你声称是由你一手策划的《戊戌年槟城庙会》所引起的种种争议点。

不过由于这并非《槟城头条》与你的私人恩怨,《槟城头条》认为不宜与你私下面谈,加上很多乡团家庙都被卷入其中,已演变成一个极具争议性,并造成华社分裂的公共议题,所以,有关《戊戌年槟城庙会》的种种疑问,理应摊在阳光底下公开谈论,让大家自行判断谁是谁非。

《槟城头条》现在向你提出华社华团都想知道的七个疑问,希望郭女士能不吝赐教。

1.请问郭女士,当宗联委主席团因青联委面对州政府的压力而没办法继续筹备2018年庙会,开会商议时,宗联委副主席许开景是不是有在会议上问你,是否能协助主办小型的庙会?而当时你是不是表示不行,因为你与丈夫已一早安排好在春节会出游?

当宗联委过后召开理事会会议,决定明年庙会停办一年,并对外做出公布时,你是不是没作任何表态,甚至也没坚持表示要办庙会,或自己要以个人身份出来承办? 但却趁宗联委主席张威如出国时,你才突然宣布要私办《戊戌年槟城庙会》,请问你对自己在背后插宗联委一刀有何解释?

2.请问郭女士,你既然是自1999年开始担任庙会的总策划,为何你在过去9年策划庙会时,却一直都是靠东也靠西,即没摆脱财主的约束,也没跳出即有的框框,反而把场面搞得越来越大,非但没紧接人脉与地气,更没发挥民间的力量?

为何你9年来未曾办过一场真正代表槟城精神的民间庙会、一场可令人感受到槟城真善美的文化飨宴?现在却突然说要办一场真正代表槟城精神、一场纯粹传承文化的庙会?请问郭女士,是什么令你突然变得如此崇高及神圣起来?

3.请问郭女士,身为受薪的宗联委执行秘书,你公然违抗宗联委的决定,私办《戊戌年槟城庙会》,这是不是有违职业道德?

没错,宗联委确实奈你不何,即不敢对付你,也阻止不了你,所以你就认为自己无论在情或在理,都没做错?你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吗?

还有,你是不是曾在宗联委理事会会议上对主席张威如说:“你当初把庙会交给青联委时,我就想打你了”?请问这是一个满口传承中华文化、满口人心最美的人应有的态度吗?

4.请问郭女士,你所说的那些加入你的《戊戌年槟城庙会》乡团家庙领袖,都是一心维护文化的人,那么为何这些“一心维护文化的人”会随随便便的请个装修佬来维修具200年历史的五福书院,结果把广东人老祖宗留下的这座瑰宝修坏?包括大厅主墙上的逾15尺龙凤彩绘只剩下一面白墙,而且没使用白灰而改用洋灰,甚至连石材地面都被挖起?

若不是被乔治市古迹行动组织发言人马克雷发现,并在面子书上发文揭露,惊动乔治市世遗机构前来视察,过后要求市政厅下令停工,五福书院恐怕早已毁在这些“一心维护文化的人”手中了。

还有,你确定那些参加《戊戌年槟城庙会》的乡团家庙领导人,全都是一心维护文化的人?当中没有任何人是为了个人私利,或换取自己乡团家庙的利益的?也没有一些是要蓄意要令宗联委难堪,以向权贵献媚的?

5.请问郭女士,你对于你私办《戊戌年槟城庙会》令到槟城的乡团家庙分裂,不感到丝毫愧歉吗?目前出现血缘性(姓氏)会馆与地缘性(籍贯)会馆暗中较劲的局面,请问这就你庙会口号的:“民间力量齐”吗?

6.请问郭女士,专门负责《戊戌年槟城庙会》的一切收支及账目的会计公司Moores Rowland Consulting (槟城)有限公司,是义务性质的吗?如果不是,请问你付了多少钱请这家会计公司?

你是在筹款运动还未展开前就已委任这家会计公司,请问这笔庞大的专业费是由你先垫付吗?如果《戊戌年槟城庙会》所筹获的款项连基本开销也不够应付,这笔会计费是由你一个人承担吗?

7.请问郭女士,只要是人都知道,宗联会无法办明年庙会,甚至无法接管爱情巷50号产业的罪魁祸首是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而他竟成为你的《戊戌年槟城庙会》志工,这完全没有问题吗?

身为宗联委执行秘书,请问你对黄伟益到今天仍不归还2016年的庙会7万4000令吉拨款给宗联委,完全没有意见吗?

黄伟益非但不还7万4000令吉给宗联委,还准备拨出5万3541令吉16仙给你的《戊戌年槟城庙会》,请问这就是你口中的真诚的资助和无条件的献捐吗?

你在2017年7月31日亲自到黄伟益服务中心呈交2016年庙会的帐目,而黄伟益到今天仍没对你亲手交上的账目做任何交代,你没有任何异议吗?

还有,“正宗”的2018年庙会办不成的祸首黄伟益和黄泉安天天替你的《戊戌年槟城庙会》作宣传,还到处游说乡团家庙参加你的《戊戌年槟城庙会》,请问这是不是你所说的“唯恐天下不乱,制造社会混乱,败事有余的意图”?

上面七个疑问都关乎郭女士你的个人诚信,《槟城头条》希望郭女士能坦坦荡荡的逐一解答,以昭大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