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捧马哈迪回锅重任首相,证明了一件事:虎父有犬子,虎父无犬女!

对于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力捧祸国殃民的老贼马哈迪回锅重任首相,行动党党员即怕被陈国伟骂是“毒瘤”,又怕被林冠英指不忠于党,个个都嘴巴被塞爆,没有人敢置啄,只有一个人敢敢站出来反对。

此人就是已故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的女儿桑吉柯。

巾帼不让须眉的桑吉柯,不只在面子书上贴文反对行动党捧马老贼回锅拜相,她过后还在行动党的干训营上再斩钉截铁的表明,向来大力反对滥权,提倡媒体与司法自由的行动党,不应支持马老贼回锅拜相,再次祸国殃民。

这名女中豪杰反对的其中一个理由是:不能让“马哈迪主义还魂“!

有趣的是,“马哈迪主义”个词汇,还是林冠英的老爸林吉祥创建的呢。

那么,什么是“马哈迪主义”?

林吉祥以前告诉我们,“马哈迪主义”就是:朋党、贪污、腐败、滥权、践踏人权、种族分化及破坏司法体系。

可是现在,林吉祥的儿子林冠英却说,忠于行动党的党员,一定要支持马哈迪回锅重任首相。

显然的,准备让“朋党、贪污、腐败、滥权、践踏人权、种族分化及破坏司法体系”的“马哈迪主义”还魂的林冠英,是在指责桑吉柯不忠于党。

林冠英一向是利字当头,所以他捧老马松垮垮的老春袋是不出奇的,但卡巴星的长子佳日星也跟着林冠英捧老马的老春袋,就令人替卡巴星痛心。

佳日星跟他老爸一样,长相极威武,但没想到却是银样腊枪头蜡,中看不中用。

对于妹妹桑吉柯反对行动党捧马老贼回锅拜相,佳日星非但没力挺妹妹,以展露“卡巴”家族的“敢敢LUT” 的作风,反而还马上跟妹妹划清界线,强调这是妹妹的个人立场,绝对不能代表行动党的立场。

其实,说到佳日星,很多槟城人都暗中把他称为“日落洞之虎”卡巴星的“犬子”,因为他很怕林冠英。

佳日星是掌管槟城房屋委员会的行政议员,而不巧的是,林冠英的金主却几乎全都是发展商,这令到佳日星不能放手处理房屋问题,所以他这个行政议员有多窝囊就有多窝囊。

比如林冠英金主,文秀集团的太子爷,已故槟城首富骆文秀的外孙林建成在甘密山建的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敢敢以附加装修及停车位为名,強迫分配到该中廉价组屋的人士,须以16万令吉高价购买原本才7万2千500令吉的单位。

虽然购屋者们前后5次前往光大请愿,甚至在槟州立法议会召开期间到州议会外请愿,可是佳日星都没办法帮他们。

结果购屋者在第6 度到光大提呈诉求时,其中一名购屋者更激动的跪在地上哀求林冠英呢!

在事情闹大后,加巴星的这只犬子佳日星才不得不找文秀集团商议–-就是所谓的“限”文秀集团须在一周内解决7万2千500令吉的中廉价单位变16万令吉事件。可是一星期限期过后,81宗投诉中,却还有数10宗仍不能解决,结果这数10个分配到该单位者最后被安排购买其他地区的单位。

非但如此,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过后又被爆有近50%单位的业主将他们的单位转租出去,其中一些单位更被充当民宿,甚至变成性工作者的接客处,常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非洲、越南和中国的莺莺燕燕出入该组屋。更有一单位的住户,单单是其交通工具的总值就已超过50万令吉,虽然根据槟州房屋部条例,只有月入不超过3500令吉者才能分配到此中廉价屋。

可是加巴星的犬子佳日星对这些问题都束手无策,因为他知道自己惹不起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的发展商。

所以,“虎父无犬子”这句话,对卡巴星的家庭来说,应该改为“虎父无犬女”才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