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福建人有这么一句话是形容会累街坊的倒霉鬼–“靠墙墙倒,靠猪寮死猪母!”

而这句话正是林冠英目前的最佳写照。

林冠英之前使尽法律途径以拖延他因低价买“林宫”而被控上庭的贪污案,但今天还是被法官谕令,必须在3月26日起前后23天上庭面控。

而无独有偶的,他的金主,Ewein 集团董事经理尤瑞庆也在这一天被反贪会押上法庭申请到延扣6天。

黑过墨斗的林冠英,除了祸延尤瑞庆,之前他的另三个金主也一样被他带衰。

林冠英的首号金主陈国平,去年3月因涉及行贿及逃税而受调查。不久后,林冠英另一金主宏升集团的老板黄继梁也因逃税而受内陆税收局调查;接着,另一金主许廷忠父子同样被反贪会扣查。

林冠英的其他金主,如文秀集团的林建成、大华集团的方炎华等,现在应该都大粒汗小粒汗的,不知反贪会几时上门诚邀他们回去喝咖啡。

林冠英的铁粉肯定说,反贪会是抉择性执法啦、政治迫害啦,又不见查26亿啦。他们就是不自问,如果林冠英和他的金主们都身没屎,干干净净的,反贪会能下得手吗?

就说尤瑞庆涉及的槟城海底隧道工程舞弊案吧!

反贪会并不是在上周六接到爱国党副主席范清渊的投报后,昨晚就扣捕尤瑞庆的。范清渊早在2016年6月间就已向反贪会做出投报了,由于当时的证据不充足,反贪会过去一年半来都没有展开行动。

反贪会是在范清渊上周六呈上新证据后才上门捉人的。这即是说,新的证据已足于让反贪会开FILE做嘢。

再说,反贪会也同时捉巫统旅游部长纳兹里的亲信光头拿督再鲁啊!

虽然纳兹里整天跟林冠英搂搂抱抱,但他毕竟还是巫统极资深的领袖。反贪会如果选择性执法,就不会去搞纳兹里的亲善。大家都知道纳兹里几凶的,连马哈迪他也照屌,反贪会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在手,敢去惹纳兹里的亲信吗?

所以,可以肯定的,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lubang已一一曝光了,反贪会才会出手捉人。《槟城头条》就整理其中一些lubang来”应景”。

1.海底隧道工程原本是由光头拿督的Zenith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城建集团及另2个本地2块钱注册的公司,联合组成的Consortium Zenith BUCG私人有限公司(CZBUCG)负责,可是中国铁建股分有限公司过后不久被发现已不在合股名单内,而北京城建集团的股份也从原本的10%,锐减至只有0.0057%。

这2家中国公司是真正有建路造桥经验的公司,特别是中国铁建。在没有这家中国公司的情况下,CZBUCG还有能力兴建海底隧道吗?

林冠英是不是一开始就骗这2家中国公司进来做为“门面”公司,以便获得海底隧道工程,过后再设法把它们赶走?

我们有理由相信,林冠英其实从头到尾根本都没意思要建海底隧道。他当初风风火火的说要建海底隧道,只是旨在让他的金主及纳兹里的亲信从中大捞一笔钱而已。

实际上林冠英都已表明,只要中央政府批准,他准备把海底隧道改为建第三大桥。

2.林冠英把总值3亿500万令吉的土地交给CZBUCG,充做进行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费用,并限定CZBUCG必须在2016年4月30日完成可行性研究报告。可是CZBUCG到今天仍未交出这份报告,却从总值3亿500万令吉的土地中狂捞一大笔了。

3.包括海底隧道在内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工程的可行性研究费用,其实只耗费1亿5600万令吉,林冠英却把丹绒斯里槟榔两块总值3亿500万令吉的土地送CZBUCG,让光头拿督赚取至少1亿4900万令吉的暴利。

不过,林冠英并没有让光头拿督并独吞这笔巨款,而是叫光头拿督与其金主陈国平的契子–完全没有建路造桥经验,一向只窝在大山脚卖私酒的Ewein集团老板尤瑞庆分赃。

4.在林冠英金指示下,槟岛市政厅特地为尤瑞庆的Ewein集团设立“快速通道”,让他在丹绒斯里槟榔建的City of Dreams服务式公寓可在短短8天获得批准!

5.由于尤瑞庆的City of Dreams是服务式公寓,这类公寓可建得比一般住宅公寓高一倍,其密集度为每英亩156单位,一般的住家公寓每英亩只87单位。

所以尤瑞庆的EWEIN集团从City of Dreams所赚到的,比在同样面积土地上建住家公寓的发展商所到赚的多出一倍!

有人替尤瑞庆计算过,他的City of Dreams服务式公寓造价是4亿令吉,而他卖出公寓单位所得却达8亿令吉,就是净赚4亿令吉!

6.如果海底隧道最后建不成,尤瑞庆与“光头拿督”是不会损手烂脚的,因为林冠英已在州立法议会上声明,即使研究报告最后显示海底隧道不可行,也不可向CZBUCG索回上述两块总值3亿500万令吉土地。

7.CZBUCG当年在取得海底隧道工程时,该公司的实缴资本竟然低于工程局标准1900倍!

8.槟州政府在2012年7月6日其实是通过征求建议书(RFP)选CZBUCG为海底隧道工程的承建公司,并不是如林冠英所说的,是公开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