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反贪污委员会在事隔一年后重新开FILE查槟城海底隧道工程,林冠英呼天喊地的说,这有政治阴谋。

实际上,反贪会之所以会重开FILE,是因为过去一年来,获得”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工程,即承建三条大道与海底隧道的Consortium Zenith股东结构出现离奇的变化,且当中还有很多疑点。

由于之前只要挑起海底隧道的疑点,就会像槟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般被Consortium Zenith大股东,即旅游部长纳兹里的亲信“光头拿督”再鲁起诉,所以没有人敢公开质问这些疑点。

现在好了,反贪会插手了,这些疑点很快就有答案了。

不过,听说反贪会只是侧重于调查林冠英送总值3亿零500万2000令吉的三块地给Consortium Zenith那一块,其实,疑点应该还有以下七个:

1.缴足资本40亿令吉的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缴足资本5亿4100万令吉的北京城建集团,为什么会无端端的从槟城海底隧道的主要承建商Consortium Zenith的股东中退出?里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情?

2.北京城建集团的退出,是不是因为一名来自槟城的24岁女生陈群欣于2016年,在北京城建集团于吉隆坡Pavillion购物广场旁施工地点被吊钩砸死,而被林冠英怒叫“滚出槟城”有关?

3.在没有世界500强排行榜中排名第58位的中国铁道,以及承建中国举世闻名的“鸟巢”奥运体育馆的北京城建集团的情形下,Consortium Zenith有什么能力兴建工程极复杂的槟城海底隧道?

4.光头拿督所拥的Zenith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目前在Consortium Zenith中拥有47.12%股权,而他是否也是刚加入Consortium Zenith,拥有13.21%股权的Vertice公司(前身为“花时装”VOIR)的老板?

若是,这个巫统党员岂不是在Consortium Zenith共拥有60.33%的股权?

5.随着资本极雄厚的中国铁建与北京城建,以及另一家缴足资本370万令吉的Sri Tinggi私人有限公司退出,而Vertice公司及Kenanga Nominees本地私人有限公司加入后,Consortium Zenith的缴足资本已从原本的46亿令吉,锐减至只有7000万令吉。

那么,让缴足资本只有7000万令吉的Consortium Zenith承建 63.4亿令吉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下的三条海底隧道工程,是否有违槟州政府当初的征求计划书(RFP)原则?

6.Consortium Zenith明明是在槟州政府通过征求计划书(Requeat for Proposal,RFP)下获得”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工程,为何林冠英却一直说Consortium Zenith是在公开招标(Open Tender)下获得工程?

林冠英是不明白Requeat for Proposal和Open Tender是不同的吗,还是故意混淆及欺骗槟城人民?

7.光头拿督说,虽然海底隧道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已完成了92.9%,但他不会再花费时间在完成该报告上,因为海底隧道工程不会在近期内展开。

问题1:只要海底隧道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全面完成,Consortium Zenith就可向州政府索取9624万8000令吉的费用,为什么该公司却不继续完成该 报告?

不继续完成剩下的7.1%,非但无法索取9624万8000令吉费用,连之前花在92.9%研究的费用也全部都取不回,Consortium Zenith 是嫌钱腥吗?

问题2:Consortium Zenith不愿完成海底隧道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跟林冠英在2016年致函公共工程部长法迪拉,要求批准建第三大桥以取代海底隧道,是不是有关系?

即是说,Consortium Zenith根本无意建海底隧道,而已完成92.9%的可行性研究,是不是要供建第三大桥用的?因为林峰成曾说,海底隧道可行性研究报告的部份数据,可以用在第三大桥工程上。